希盟更加刺激的挑战

有不少华人即使在过去多么痛恨敦马,但因为“改朝换代”,应该把对敦马的厌恶当作如烟的往事;有些认为往事不如烟,敦马过去所作所为不能原谅。

看来,因为认为往事不如烟的,即使不是占华人的多数,但还是个可观数目,国会在野党不敢掉以轻心,试图在宣传上要华人选民拒绝巫统也拒绝伊斯兰党。
这是不可思议的。简单数据:巫统与伊斯兰党掌握约75%的马来人及其他土著选票。如此一来,希望联盟4个成员党可以争取的马来人及其他土著的选票就只剩25%。
所以,人民公正党按其实权领袖安华的意思,不要关闭与伊党合作的大门,是考虑到政治现实。希盟的“头狗”敦马哈迪却唱反调。
希盟有太多不可思议
事态最终如何演变,还有待观察;但作为希盟的政敌,国阵可不能忽视政治里的虚虚实实。毕竟希盟存在太多不可思议的现象。例如火箭说要与伊党“绝交”,但在雪州政府仍与伊党及人民公正党一起当政府,却大骂巫统与伊党“眉来眼去”。
政党之间的角力,民众在大多时候是雾里看花。有些时候,很多民众却干焦急,担心“改朝换代”的“大业”又要遥遥无期了。
其实,我们有必要超然的看待这些政党间的权力斗争,更专注这些政党或政党联盟,对国家社会发展有什么“好介绍”,也就是说对国家社会发展有什么样的政策。
这些政党领袖谈什么“马来海啸”、“三角战有利希盟”等等的话,是为自己政党的利益着想。只问我得到什么,不问选民能得到什么;即使考虑到选民能得到什么,还只是会说政敌的政策及执政能力多么差劲,却无法提出有什么样的具体建议,这些建议又在什么层面优于政敌的政策。
华人急功近利大毛病
咱们华人明里暗里酷爱自己,说在商业上很精明,却犯了一个大毛病:急功近利,把咱们老祖宗“欲速则不达”的智慧,丢到马桶里。我们以为小事大事,就好像准备快熟面一样快速解决,完全忽视了很多事情需要像烹小鲜一样。
所以,看到敦马前些时候表示如果希盟执政,会取消消费税,但会以销售与服务税(纳吉推出消费税取代销售与服务税)取代,让我突然想到敦马“领导”希盟,会不会把国会在野党“头狗”与首相混为一谈?
就我们所熟悉国会在野党的宣传习惯,好像靠节省不贪污良好管理(客观来看我国中央政府的管理,是比上不足,比下绰绰有余)就能让“国富民富”。老马毕竟曾是首相,明白政府的主要收入是税收。
我想,敦马以他执政经验讲话,提当今政府“站台”的成分会增加,火箭之前许多具误导性的言论,看来要被逐个打破了。这或许是希盟面更加刺激的挑战;是否与伊党合作的问题,反而是次要的。
摘录自  南洋商报 /章龙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