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再也医生对着干

虽然政治旨在成就浪漫的理想,但是,这一条筚路蓝缕之路,从来都不理想。相反的是,路上处处可以觉察相互杀戮之后的血腥。所谓公平和正义,纯属不吝溢美之词的洋洋洒洒。回到现实,一切都是大规模的地盘之争。

诸如二战的联共之道,眼前的联伊主张,也是这样。卷帙浩繁的文告,连篇累牍的讲稿,钜细靡遗的文宣,说得堂堂皇皇,推到终极,不过就是为了“画地自限”那一回事。
认识这点,我们自可体会社会主义党当前的困蹇<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382549>了。早在5月中,党总秘书西华拉占(A Sivarajan)放话,他们放眼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上阵20个国州议席。可是,终究是个小党嘛,谁理会呢?
就是那样,听到这里,不少希联支持者都深感酸意十足了。尽管党中委阿鲁茨万说明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388861>,社会主义党准备攻打的8国16州议席,其实比率微乎其微,仅占了总议席的2.5%而已。
不但这样,霹州行动党随之抨击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394098>社会主义党踩过界,到原属行动党的议席搅局。按照霹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敏的意思,他们似乎还准备以眼还眼,要到和丰的国会议席踢馆。
立场明白,信息清楚。偏偏倪可敏似乎忘记了,当初打败三美,赢得和丰国会的再也古玛医生,是至今唯一连续十年公布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382525>本身财产的议员。然则,希望联盟旗下的那些YB,对此始终遮遮掩掩。
不但这样,行动党宋溪州议员西华纳申见之,乃至指控再也医生有所隐瞒,遭到起诉诽谤。可惜,身为一党州主席的倪可敏,对此显然视若无睹,只想全力围起火箭的圈地。
由此可见,倪可敏的心里,既没有“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也没有“选贤与能,讲信修睦”。再也医生这些年月深耕草根的用心,他看不见。倪可敏所在意的,是一党的得失。
胸襟呢?格局呢?纵然再也医生的战略有所不当,身为同一阵线的盟友,大家总能坐下谈。倪可敏为何要袒护党内那些结党营私的沆瀣一气,与社会主义党公开对着干?
倪可敏难道不知,本身阵营一部分的国州议员的得分,不论能力,或是绩效,其实皆不过如此。他们之中,有者还只是顺着两届大选的海啸顺势被中选。一旦民意退潮,恐怕就要看到下本身的那一件底裤了
相较再也医生和他的团队,则不然。党的资源拮据,人力有限,他们还是继续留守选区,为人民服务。可惜,希望联盟的领导,不愿承认,民望是这样炼成的;而是试图抄捷径,走小路。
为了上台,该妥协的,他们都一一妥协。算计了政权,不能退让的,底线也一再被挪后被调低了。如果倪可敏和他的战友,如今愿意(没有条件地)全盘接受土著团结党,有何理由不能和社会主义党商讨双赢之策?
如此一问,足以看出小党的悲凉。没有大咖撑腰,没有大架势在背后,上届还被自己友插了两刀,一口气输掉了两个州议席。如此这般对待弱势政党,算不算希联精神?
反正,我们都搞不清楚状况了。大选将近,纷争犹多。选区的分配,已经这样;一旦组成政府,出尽全力,争夺缝制大衣的那样的小生意,必然更多。倪可敏,你说是吗?
摘录自  光华日报/董恪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