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与伊党商议席分配

以“烈火莫熄”的口号建立起来的公正党,于2008年大选,取得了雪兰莪州政权,建立了三党(根据州议员人数排名次序:行动党、公正党及回教党)联合政府。让霸道的巫统成为反对党,雪州人民甚感庆幸。

公正党顾名思义是追求公正,为社会公义而斗争。党章的核心原则之一是建立一个“拥有民主,进步和团结社会的国家”。它是一个以马来人为首的多元文化和多元信仰的多元种族政党,奉行大部分马来西亚人所向往的治国方针。公正党也在吉打州、槟城州、霹雳州及吉兰丹州联合行动党和伊党组织州政府。在上述各州属都各有联合阵线党人受委为州官。
在施政期间,伊党一心一意建立回教国,联合阵线里有个比巫统更加“虔诚”崇信神旨组织,抬出上苍旨意发号施令,造成雪州政府屡屡出台影响非回教徒生活方式的行政指南,令非回教徒感到十分困扰。
仍藕断丝连
虽然如此,华人理解当前政治情势,选择包容和谅解。到了2013年的第十三届大选,联合阵线的国会议员总数增加到89位(公正党30位,行动党38位及伊党21位),比第十二届的75位国会议员(公正党23位,行动党29位及伊党23位),又跨前一大步。虽然因伊党不知审时度势,失去了吉打州政权。不过依然是吉兰丹、槟城和雪兰莪州政府的一员。
民联因为伊党不放弃建立回教国,积极推行回教刑法的目标而闹分裂,造成后来伊党被逐出民联的局面。但是民联三党仍然藕断丝连,在雪兰莪与槟城两州,伊党的州官赖着不离开,不辞职。政局巧妙(行动党与伊党各赢得15席加上公正党14席对垒反对党的12个巫统议员),主掌雪兰莪州政权的公正党竟然任由伊党议员继续担任行政议员,而联合执政的行动党也一样不能奈他何!同样的公正党党员也依旧在伊党执政的吉兰丹州担任州官。
尽管如此,雪兰莪州广大人民对公正党当权的雪州执政党的政绩还是给予好评:例如每月免费用水量,公园维修管理,准时清理垃圾,修补沟渠,门牌税维持不变,市区及衔接轻快铁免费巴士等都是很受欢迎,全民受惠的措施。
第14届大选即将来临,政坛突然增加了一个“马来人优先”的土著团结党(简称土团党),由建国以来第四个首相敦马哈迪出任名誉主席(Chairman),主席(President)则由前副首相慕尤丁担任,马哈迪的儿子慕克里则担任副主席(Deputy President)。组织结构与巫统相似。创党的马哈迪与慕尤丁主要目的只有一个:将现任纳吉拉下台来,取而代之。
换汤不换药
公正党、行动党及诚信党组成的希盟,首要目标当然是保住槟城与雪兰莪两州的政权,至于跨向入主布城之念头,碍于心有余而力不足,竟然萌生奇想,推土团党为盟主。请问公正党怎能忘了是谁将其精神领袖安华送进监狱?是谁让安华两次受囚刑;首次服刑出狱之后,又被重施故伎,再次在牢里第二次服刑?
身为公正党的主席安华夫人,及副主席的安华长女到底要怎么面对安华的支持者?除此之外,公正党也私下与伊党商谈出战选区分配,无视非回教徒支持者反对回刑法的决心。公正党有不少支持者及议员们是非回教徒,至少有一位国会议员挺身而出辞去政治局委员职位,并放弃来届参选,以表示无法再苟同了!这是名副其实的公正气节,才是不辜负选民给予公正党的信任与付托。
对于行动党奉马哈迪和土团党为盟主,许多支持者大失所望。只因希盟组织结构,与国阵没有两样:土团党在希盟展示的霸道形象更甚于巫统之于国阵,即便在创始的蜜月期间,行动党排位就毫无“平起平坐”可言。果真改朝换代,也是换汤不换药,政治格局依然如故。再次提醒慎防老马复辟之余,对于所谓国共合作抗日的说辞,请问行动党认为谁(一人或是一党?)是日本?在邀请土团党加入希盟时,是把自己比着国民党,还是自喻为共产党?行动党党员有许多是受过华文教育的留台人,留台期间颇能融入台湾社会,受教熏陶,当然了解国共两次合作、两次失败的后果是国民党进行剿共,不少共产党人牺牲了。建议深入思考到目前为止的国共合作的结局:共产党是以枪杆子取得胜利,国民党则是退守台湾,即将被亲日的民进党打倒粉粹了。
摘录自  南洋商报 /蔡维衍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