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字怎样写

马来西亚的华人政客;在朝的告诉你他很努力在做,但事实上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在野的告诉你他将会做很多,其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以上文字是抄袭友人脸书言语,也是笑纹不问自取的盗版文字。
为何说自己偷窃他人版权呢?而且还时常偷龙转凤滥用言论自由啊!
君不见当下的网络视频,每当你转载他人作品时,请问你可有问其拥有人,小弟是否可以转载?
尤其一些有心作品内容很让人犯罪!收到讯息的人往往就按了转载,而且还沾沾自喜地觉得自己做对了!
笑纹在过去何尝不是如此爱转,还常常写政敌坏语废文,当时还觉得自己是替天行道,殊不知自己比傻瓜还要笨!
因为,当官的代议事每月都领取万余令吉津贴,他们不说话还愧对人民啊!所以,无论朝野政客,他们肯定定时现身说法,不然就让枪手在专栏当自我作家。
这些当官者对于时下政事都在行,不管任何事务都专业地跟你混。
所以当权者就自豪地认为做了大量好事,我们为民办实事,我们不吃钱办事,我们以民为本,我们爱护华文教育,我们维护族群权益。
至于在野的政治人物呢?为了体现监督功力,不管对方做什么事,都会反对到底,指责政敌,怒骂政敌,煽动支持者藐视政治敌人!
政敌被贪污局请回办事处喝咖啡,就说政敌吃了好多钱。可自己被邀喝茶做客,就指责反贪污局别有居心,都是政敌所害。这些肯定又是政治逼害……
前几天读到九州矮脚虎被捉去叹茶,家里铁橱有十万块,他被定罪了吗?还是配合调查显示,他真的吞噬马币,欺骗了人民?
可为何一些号称民主自由的政客一旦被调查,就诬赖有关部门陷害呢?难道政府部门可以包庇不法之徒,维护违例商家吗?
唉,算了吧!写了一篇又一篇文字组体,难道要我死给你看吗?
作为一名首长,以低俗言论来跟人民说话,笑纹在想自己是不是也具有资格认定了,说不定改天笑纹也会在议会里代表人民,以一州之长身份跟人民说:只要你们用心爱我久久,支持笑纹政党,我笑纹肯定爱你一万年!
摘录自  光华日报 /王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