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 By Law的疑问

因为那家备受争议,非法运作的炭末窑就在大山脚双溪里武,过去2个星期,朋友也会问起炭末窑的作用,可以见得大家都非常关心一座非法的窑,怎么会“安然无事”度过了10年,还没有被槟州政府和地方政府采取行动?

朋友不理解环境局的操作,因为测试空气素质需要有科学标准和规格,还有各种不知名的测试仪器,但是,朋友最好奇的地方是,炭末窑业者没有转换土地用途就建了一座不小的建筑结构,县署也知道此事,但为何州政府没有指示县署派人拆除?
朋友也知道炭末窑没有地方政府的营业执照,为何地方政府罚款了数次后,没有指派执法员去拆除呢?
更让朋友不懂的是,根据本南地州议员诺丽拉的说法,前任州议员兼时任第一副首长曼梳在2013年之前也曾经投诉非法炭末窑,但过了至少5年,炭末窑依然在原地非法作业,这是不是一个口里说Law By Law的州政府应有的问责态度?
这座非法炭末窑之所以受到人们的关注,与双溪里武村有多少人因此患上癌症并没有直接关系,最大关键是州政府在处理非法炭末窑的问责态度。
业者开设非法工厂的现象并不只是一座炭末窑,全槟各地还有从事不同行业的非法工厂,这也是众人所知的公开秘密。但是,并非每个行业的工厂都会排放浓烟或长时间发出噪音,工厂附近的居民也无视一些工厂的存在,理由是非法工厂没有影响他们的生活作息。
可是,炭末窑就不同了,窑火24小时不停燃烧锯末,烟囱也长时间排放浓烟,双溪里武村的居民不需要在窑里工作,也会嗅到飘到村里的烟味儿,况且,每个人对烟味儿的敏感度不一样,较敏感的居民就肯定难以忍受。
烟里可能没有灰烬,因为烟囱的过滤器隔离了灰烬,但是,释放到空中的烟始终是二氧化碳。
课题随业者决定关闭炭末窑后将告一个段落,但很多人的心中依然不明白,炭末窑如何在没有受到对付下顺利运作了10年,连州议员的一些投诉也不受到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重视?
有的朋友说,关掉炭末窑很可惜,因为炭末窑把已经是废料的锯末再循环成为有用的活性碳。但是,朋友不懂的是,当炭末从窑里运出去时,它依然是炭末,经过第三方加工程序后的才是活性,而那是另一个故事了。
摘录自  星洲日报 洪东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