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赌很大

伊党现在所力争的,不是同一阵线的同心盟党,而是尝试铺陈开票之后,两条备用的后路。不论和巫统,还是蓝眼结合,都不是问题,全视定本的献议内容而定。

想搞政治,没有所谓假扮开明的中立。身在混沌的政局,任何政党想要两边讨好,底牌一开,往往结局只有两个:要么,左右逢源,赢得高票;要么,全盘皆输,一塌糊涂。道理浅显,思之自明,不知为何伊斯兰党的领导,总是不能明白。
结果,关键政务,伊党的立场,总是摇摇摆摆,兜兜转转,反反复复。纵然攸关广大网民戏称为票房毒药的一马发展公司(1MDB),伊党所言,也是面不改色地反反复复,再三转圜。
当然,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说得确是,米已成炊:即便第14届大选后,换了新政府,也需承担1MDB旧有的债务;因此,伊党希望1MDB得以及时解决名下所有的债务。
耐人寻味的是,首相纳吉随之公开赞许伊斯兰党的政治成熟,事先调查,甚至邀请1MDB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员阿鲁干达为党汇报,不愿轻易妄下结论,伺机大事攻击之。
镜头一转,大病一场的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主持伊党中委会之余,早前还与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医生和公正党副主席沙哈鲁丁会面,引发各方纷纷揣测,两党是否可能破镜重圆,再战江湖。
实况如何,参考前岸,自可明白,一切言之过早。何况,汲取“赢了505,换来355”的非常苦涩,不管伊党接下来怎么逆转身段,恐怕也不能及时地收复华社上下所付出的民心了。
一旦回顾伊党晚近的一系列言论,大家对此想必深切地体会了,《月亮代表我的心》所写的洋洋洒洒,纯属歌词,千万不能当真。月亮所要的,其实只是一片青:轻轻的一个刎/已经打断我的心/深深的一段青/教我蚀本到如今。
所有模拟的计算,所显示的,也正是这么一回事。可惜,那个伊斯兰党研究中心营运主任莫哈末朱迪的研究发现,似乎刚好完全相反,始终相信只要结合巫统,除了保得住吉兰丹,还能顺势攻下登嘉楼、吉打、彭亨和雪州,赢得40个国会议席。
毋庸借用AI系统演绎模拟,想必读者皆能感受,朱迪所论,显然乐观过头了。然则,正是如此这般的踌躇满志,模糊了伊党高层和拥趸的眼睛。他们不但忘了建国宪章所写的契约,也刻意忽视了多元族群的文化。
相反的是,顾虑了本身政权的得失,伊斯兰党还不排除不计前嫌,准备大开门户,和巫统组成联合政府。总而言之,只要可以继续当政,千个方案,伊党都愿意坐下来谈。
这么说来,伊党现在所力争的,不是同一阵线的同心盟党,而是尝试铺陈开票之后,两条备用的后路。不论和巫统,还是蓝眼结合,都不是问题,全视定本的献议内容而定。
雪州伊党现在甚至率先单宣布,准备攻打至少42个雪州议席。战略设计固然颇见心思,但是,选民的心里,或许另有不同的打算。那么,轻舟一过,万一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伊党岂能还有条件促成选前谈妥的那一些承诺呢?
由此可见伊党不但进退一再失序,风险管理,也实在差劲透了;以为经营党策,犹如金钱的投资,不宜全放在同一个篮子,而需分散在两党,然后尝试从缝隙中,独辟蹊径。
可惜,他们可能没有想到:政治的起落,犹如股票的市场,随时可能崩盘,再多的篮子,也救不了市。月亮玩很大,赌很大,思虑当前的民心,选票一开,恐怕还要输很大。
摘录自  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