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垃圾不分类者,只有通过罚款吗?

《光华日报》一篇关于槟州政府即将推行的政策新闻用了此一标题“9月起再不垃圾分类罚款250令吉”。笔者看到这类熟悉的标题的第一反应就是,哦!又是这样。在马来西亚,政府教育民众的政策从来就是那个标准作业程序(SOP),宣布要对症下药解决某个社会问题、修改法令、教育期、最后是进入执法行动。但是,政策往往在教育期就注定失败了,几十年来失败的例子比比皆是,就如禁止公开焚烧、禁止乱丢垃圾、提倡交通安全、提倡减少抽烟等等。我国民众对政府的政策一向是你宣布你的,我的日子还是照样过,当大家会关注政策是他们看到罚款XXX令吉。只是这几十年来政府在政策的执行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让民众荷包平平安安,零星的罚款行动还不至于大家哀嚎遍野,哭爸哭妈的。

回到槟州政府的政策,笔者相信现今的两个地方政府是会来真的,以目前的垃圾分类进展看来应该会有很多住宅和商业单位会被罚款,那时候必定引起怨聲戴道。笔者认同爱护环境人人有责,而且配合当局执行良好政策本来就是民众的公民责任,所以垃圾分类的任务民众是责无旁贷。只是在人人哭穷的时代,难道除了罚款就没有另外的选项来教育民众了吗?
在此,笔者认为社会服务可以是给那些没有能力或不想缴交罚款的民众第二选项,同样是一种惩罚及教育这些民众。不难发现,我们的公共场所如公园、瀑布、巴士总站、住宅区的路旁或巴士站都会有大小样垃圾瘫在地上晒日光浴或躲在花丛里玩躲迷藏,清理这些他人乱丢的垃圾也可以当成社会服务来取代罚款。在惩罚及教育这些民众要进行垃圾分类的同时也教育他们不要随意乱丢的垃圾。如果要设定更高阶的惩罚,地方政府可以安排在特定日期聚齐需要进行社会服务的民众,再用巴士把他们送到垃圾填埋场参与简单的垃圾处理工作,好让这些人体会垃圾处理的过程及辛苦,从而教育他们回家进行垃圾分类。
当然有人会质疑如何有效、公平、透明及安全的让这些人以社会服务替代所需罚款,这里当中需要有一套制度和法律权限给予地方政府去执行。执行上一定会面对很多技术问题,好比说要如何确保进行社会服务者来自某个被罚款的住宅和商业单位,只要有制度上的纰漏可能就会创造新兴行业,那就是暗地里付钱找人代劳。但对笔者而言,罚款只是一种阻吓方式来限制民众进行垃圾分类,但却不能教育民众理解其重要性从而发自内心去为环保而贡献。这情况就好像人们常开玩笑说邻国新加坡公民当中有部分的人不在当地违法是因为怕被罚款,到了马来西亚就可以随意丢垃圾及在公路上超速,原因是那群人并没有真真地领悟到这些问题所可能带来的后遗症。无论如何,在笔者心里还是希望看到槟城州在垃圾分类和环保意识上可以是我国其他州属的领头羊,成为值得让外人赞赏的国际都市。
摘录自  光华日报 /单细胞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