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行动证明效率

在处理双溪里武非法炭末厂风波上,仍不见州政府有最终决定来了结事件。

到底,州政府要关闭或不关闭这家备受争议的工厂,还是建议迁厂等,总要有个立场来交待清楚。随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被指涉嫌包庇非法工厂运作被捕后,曝光的非法工厂,成为彭文宝被扣查后的另一个新闻焦点。
事件的争议点在于,州政府为何能让这家非法工厂运作了这么久,在村民的不满声音下,却没进一步行动?这也是反贪会扣捕彭文宝协助调查的主因。需关注的焦点是,这家在前朝时建起的工厂,从小规模开始经营至今,多年来为毗邻村民带来困扰,当地州议员诺丽拉更曾在州议会上带出问题。威省市政局曾于2015年讨论过这事件,据州政府解密会议记录显示,针对该工厂的投诉涉及多个部门参与调查。
根据会议记录内容,环境部阐明非法工厂没污染,业者也在顶部安装窗帘及屏障阻挡炭尘或烟雾;至于工厂作业导致村民患癌指控也无法证实。此外业者曾因非法作业,而遭地方政府罚款。会议记录也证实,工厂没执照,而且座落地点是农业地,不能转用途。
必须强调的是,州政府解密会议记录的举措,确实贯彻了“透明施政”原则,证明州政府在当年有认真探讨问题,不过在“效率”方面则显得不足,即是州政府如何处置这家非法工厂?
既然已确定工厂长期非法作业,而且所在的地段用途只限于农业发展,以及建筑结构图也不被批准,那为何还继续允许业者在当地作业?最重要的是,当地村民确确实实有做出困扰投诉。
在处理这课题上,州政府不能以环境局的无污染报告或市政局曾罚款业者,做为合理化不采取进一步行动的理由。数据归数据,实际民情才是需首要被考量的。
虽然州政府安排当地乡委会主席等人,出席日前的记者会以淡化事件,但当地环境实况,相信只有村民知晓。若这非法工厂的作业,没摊开在媒体上,相信业者还会如常继续作业下去,没背景的村民就只能继续无奈面对困扰。
州政府或要以情理兼施的方案来处理问题,然而回归漂白政策原则下,这家工厂对村民造成的困扰已久,总不能以漂白之由继续拖拉,或期许让它自己冷却下来。州政府应该要以行动来证明,效率施政不是喊喊而已。
摘录自  光华日报 /颜健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