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离破碎的廉政口號

前几篇的文章写着我对有关“政治”的演绎与推断,朋友要我提出例子来佐证之和多些点评。

政;正文化,良好策划,造福人民的计划,惠民惠国的编排也!治;与“制”同音。治,须靠骂与责敌对来转移人民视线;掌权者,如施政失策,劳民伤财的策划需靠口水话来合理化也!政党需通过“政”来赢取人民的支持。政与治必须平衡,不能失衡脱轨。
槟城水务局自行动党为首的民联政府执政以来,已三次调整水费。这种不利人民的决定需靠“口水”来合理化。每次调整水费的理由不外有二。第一是鼓励人民节省用水量,第二,调整水费后,槟州的水费还是全马价廉的!偏偏调整水费增加收入不是理由之一,这就怪了!怪就带出了问题。要鼓励人民节省用水量,那为何水费的常月账单会有编码5最低收费率呢?这就说如某住户没有用水,水务局还是会跟这家没消费水的住户征收最低水费!是惩罚还是鼓励呢?这是否自相矛盾!还有,读了多年的书,价廉不是引以为傲之事,怎么还成了理由来调高收费?
良好政策因“正”,不需靠口水战来宣传,人民会看到,也会感觉到!不良的决定,失衡脱轨的不正策划,因失民心,需靠“治”的口水来合理化它,甚至采取法律行动来“制”反对的声浪!
自从民联政府执政槟州和雪州后,我们这很无辜的选民每时每刻都活在朝野双方的“口水战”中,看到彼此运用“口水”来漂白,合理化自己的立场、政策等!在双方的“口水战”中,我可看出槟州民联政府的文告最繁最多!槟州政府难容异议,逢“异”必“反”!我曾读过美国南北战争的历史。对于报章的许多负面的报道,那时领导解放黑奴的林肯说了这一段话:“如果要我读遍报章对我的诽谤,我肯定没有剩余的时间和精力来办事,我的办公事只好关门了。我尽我所知,我尽我所能来办事!倘若我做错,就是获得十位天使的赞扬,于我无益;如果我做的是对的,即使人人说我的坏话,对我还是无损!”
这就是政治家和政客的最大差异。政治家靠“正“而立足,政客靠“口”而存在!
大选要来了,我相信不少的政客将会以浑身解数来个“口水多过茶水”来合理化他们以往的失策和过失。这就是“治”的运作!以“治”来影响我们的思维!
摘录自  光华日报 /邱丽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