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爽暗爽很爽

小明问我,脸书有传,某位政党领袖连市议会和县署都傻傻分不清楚,可有此事?我告诉小明,政治人物发文告或召开新闻发布会是很即兴又很急性,偶尔没有做好功课是常有的事。至于小明所问的可真有此事,我只能说,对方都不觉得自己有讲错,还把新闻放上网,在沾沾自喜的时刻,你觉得他会认为自己讲错吗?

政治人物的思维非我们普罗大众可以理解的。采访新闻的记者如果写错字,又犯上市议会和县署傻傻分不清楚,恐怕网友不会轻易放过,不酸你个够力够力,似乎是对不起网络的魔力。还好,这次把县署当市议会的不是来自国阵,否则社交媒体才不会这么冷静,不把你轰个痛快哪会舒服。
有人在网络匿名攻击他看不顺眼的人后,看到很多人去按赞,把对方气到咬牙切齿,心中都会很爽。讲明是匿名自然不便公布身份,就只能自己爽,暗暗的爽。通过报章发表文告不同,你是需要站出来表露身份的。揶揄对方的文告刊登后,同样也会很爽,因为他做了一件大事,为正义出声,维护民主的生活方式,自然很爽。
县署采取行动的地点是发生在巴东色海国会选区内的麻不来州选区内。国会议员来自公正党,州议员是伊党的唯一女将。因为公正党在吉打州不是执政者,马华在巴东色海一国二州议席内又没有代表,矛头就转向隔壁的居林,蔡通易州议员被点名要求负责。小明看到这边,偷偷的笑了,我问他笑什么,他却是笑而不答。
国会议员苏仁德仁对此事有什么看法?发表文告的应该有征求过他的意见,如果没有那就怪了!想跟大家分享的是,同样来自非国阵的文告,另外一个发表文告的年轻人就很谨慎。当他发现自己搞错对象,误把冯京当马凉后,快快要求媒体抽稿,修饰好了又再重传要求刊登。
老实说,我并不清楚发文告的是故意、无意或者是有议程的把罪名往市议会身上套。小明跟我说,他们要打的其实不是市议会,而是对准蔡通易来打。好啰,既然如此,那就很明显了,无论是市议会或县署采取行动,是发展商自己自愿拆雕像或是在压力下拆都好,东西被拆是事实,只是还有一个事实需要厘清的,那块主题公园的土地拥有权是归谁?
怎么都好,还是要谢谢为事件出声的政界人士。这事是发生在吉打,只怪这主题公园不是建在雪兰莪,不然雕像肯定安然无羔。不如这样,在希联执政的州属,找个多元种族的花园住宅区,在花园内建几个天使或有宗教色彩的雕像,来彰显希联的开明,批评国阵的封闭。
摘录自  光华日报 /巫伟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