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马哈迪起舞 行动党陷入种族主义游戏

马华宗教和谐局主任拿督斯里郑联科抨击行动党,过去不断攻击国阵成员党的种族政治模式,但事实是行动党自己之前却与鼓吹神权政治、宗教极端主义的伊斯兰党合作,如今甚至与鼓吹马来人种族主义的土团党合作。

他指出,国阵由几个主要的种族政党所组成,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但这些成员党结合起来后的国阵就是一个多元种族的政治联盟,而且国阵内部也实行共识原则,任何决策都必须取得各成员党的共识,以保障多元种族社会的和谐。
“反观行动党,自称为多元种族政党、提倡‘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理念,却多次与伊斯兰党合作,成为伊斯兰党推行塔利班式极端宗教议程的帮凶,包括在1999年与伊斯兰党组成‘替阵’,以及目前在雪州继续与伊斯兰党组成民联州政府。
他炮轰,行动党为了权位,可以典当本身原则以跟任何人合作。如今行动党与前首相敦马哈迪结盟,而臣服于马哈迪那一套种族主义,即土团党代表马来人、兴权会代表印裔、行动党代表华裔,这意味着行动党将以前他们攻击马华和国阵的那番批判,全部反过来给自己吞下,使自己自打嘴巴而狼狈不堪。
“更令人惊讶的是,今天的行动党竟然愿意向马哈迪卑躬屈膝。马哈迪以前曾批评行动党为共产主义者,不知道行动党还记得吗?”
郑联科指出,近日马哈迪声称印裔在八打灵再也缺乏有效的代表,而雪州大臣阿兹敏则声称将探讨把兴权会纳入希盟,请问行动党你怎么说?是否认同马哈迪将种族政治模式置入希盟的做法?
“别忘了,马哈迪曾经攻击国父东姑阿都拉曼的多元种族理念,而推崇单元种族政策;土团党主席慕尤丁还在担任副首相时,公开拒绝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声称本身是马来人优先、马来西亚人排在其次,而如今土团党也清楚表明本身是为马来人而斗争,请问这与行动党的多元种族理念、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理念难道没有冲突吗?”
“行动党一直以来是通过攻击国阵政府的种族政治和土著政策,来煽动华裔选民的情绪,并借此成功在城市华人选区连连告捷,而如今行动党自己却转而拥抱土团党的种族主义,拥抱马来人优先的慕尤丁,请问行动党还记得自己的尊严和原则长什么样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