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联的无奈

 曾经是巫统及伊斯兰党全国代表大会上,被重点攻击的行动党,日前在位于森美兰的汝来主办的开斋节活动里,吸引了约逾千名马来同胞现身参与,这对汝来行动党过去的付出,无疑是种肯定的鼓舞。

事实上,经过巫统这许多年努力的丑化结果,行动党在马来族群里的印象,几乎与“反马来人”这名词画着等号,而行动党主张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理念,更被歪曲为挑战马来特权的代名词。
換句话说,马来族群抗拒行动党的心态,是强烈而根深蒂固,虽然行动党现任总祕书兼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当年曾在马六甲为一名马来少女主持正义而入狱,但在马来族群里,不过是个小小涟漪,未能改变大多数马来同胞对于行动党的成见。
安华当年的“烈火莫熄”在全国各地烧得沸沸扬扬,行动党借着此东风,却在马来族群里收获甚少,行动党空拥有多元种族政党的头衔,却走不出单一种族印象的框框,对于行动党致力于打造“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历届领导层,可谓是个巨大讽刺。
如今,汝来行动党开斋节活动的成功,说明了马来族群已有所改变,更说明了行动党多年的努力,已然见到曙光。但是,若以汝来现象来判断全国马来族群的走势与倾向,无疑是过激且失真,毕竟这只是局部成功罢了。
行动党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表示,来届大选,希联若能掀起“城市海啸”及“乡村海啸”,就能撼摇国阵基本盘,达到改朝换代的目标。话虽这么说,然而,究竟目前马来族群里吹着的反风,风力到底有多强,能不能形成海啸,不到最终尘埃落定那一刻,所有的推测,也不过只是推测。
例如在505选前,表面上,全国似乎已是反风密布,民联上下所有人,甚至是政坛外的平民百姓,几乎已经认定,改朝换代已是板上订钉,只是成绩陆续出炉后,才发现民联虽然赢得大多数选票,却无法入主中央。反观国阵,有惊无险再次蝉联,追根究底,原因就在选举委员会的选区划分上。
选举委员会每一回的选区划分,都引来在野党的诟病,包括许多选民的质疑,很多选民都想知道,选举委员会是以什么基础,来制定每一回的选区划分。事实上,在1962年之前的联邦宪法里,已经有规定,州议席的选民人数,平均数需在15%上下。
然而,1962年之后修正的选举法,在规定选民人数上大致相同,不过却特别阐明,倘若选区面积过大,则选民数目也可以加大,唯数差必须控制在选民最少的议席内兩倍。但最新修改后的选区划分,在全马600个州议席,只有431个议席的选民,是处于合理水平,却有65个议席,属于选民人数过多,而104个议席,属于选民人数过少。
根据1973年修正后的标准来计算,最新划分后的全国220个国会议席,除去布城及纳闽,只有148个议席,选民人数介于平均数33%上下的合理水平,37个议席选民过多,35个选民过少。其中以柔佛、雪兰莪、砂拉越及霹雳4州最甚,这4州里一些国会议席,拥有选民过多或过少的惊人不合理比例,分别是42%至58%,故而,希联若想来届大选获胜,就必须取得比505时更多更大量的票数,才能扭转这一切不利因素。
希联里有一些领袖乐观预测来届大选,假设在505时的民联支持者基础上,再上升多25%左右,希联就可入主中央,取代国阵。然而,政治不是数学公式题,在增加新的支持者同时,也必然失去一些旧有的支持者,如大浪淘沙,在新旧交替里,寻找一个支撑点,并不容易。
经过308、505失败后,事实证明改朝换代的主力军,终将落在马来族群身上,说句有些人不爱听的话,唯有马来族群,才是左右来届大选谁领风骚的关键。而目前,希联所能依仗的,唯有前首相敦马哈迪领导的土著团结党,希联里唯一个强调马来主权的政党。
政治有时候就是如此无奈,安华时代强调“我们是一家人”,走多元种族路线的希联,三番四次挑战国阵种族式的治国理念不果后,兜兜转转,结果还得借助种族性的政党,再与国阵一争长短。
看来,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路还很远!
社交媒体的盛行虽然带来了不少的便利,但是也让有心人士可以利用这便利来散播不实的消息,让许多人不去查明真相的人士信以为真,而做出错误的判断误人误己。
最近社交媒体上便疯传一张大道收费站有闭路摄像机的照片,有网民指是自动报法系统(AES),也有人说是警方要捉开车滑手机和没有绑安全带的驾车人士,一些人士看了这消
息之后,便破口大骂直指是交通部“爱钱爱到很凶,所以到处找机会开罚单”。
然而,这个消息在怡克伟士管理的淡江大使大道(EKOVEST)董事经理拿督斯里林景清出来澄清之下,已经被证实是有心人刻意制造出来的假消息。其实,每当这类假消息出现
时,只要网民可以平心静气地分析的话,一定可以分辨得消息的真伪
例如这次“一张大道收费站有闭路摄像机的照片”的事件中,如果网民是细心的话,自然会知道收费站向来都有装置闭路摄像机,所以根本不是最近才有的,也不会是什么自动报
法系统(AES)的摄像机。根据有关负责人的澄清,有关摄像机主要是当有突发情况,例如交通意外或是有司机不缴过路费,都会被拍摄下来存证。
当然无可否认的,当下也有网民一眼看去就可以分辨这消息的真伪,并道破这是假消息,但是却是有人刻意去相信这是自动报法系统(AES),以及是警方要捉开车滑手机和没有
绑安全带的驾车人士的说法,甚至将这消息以病毒式的方法在社交媒体散播开来,让国人因此而议论纷纷。
毫无疑问的,这次事件再一次让人见证了网络不实消息的传播速度,以及它所带来的杀伤力,这次事件又让交通部的执法单位无故被人民痛骂一顿,就算事件最后获得澄清,但是
却已经是挽不回执法当局被破坏的声誉。
其实,网络的不实消息之所以可以如此快速的传播,相信是与有心人刻意开设假账号有着密切的关系,因为他们拥有意图在不负责任的情况下,去破坏有关当局的声誉,甚至破坏人民对政府的信任,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或是政治的意图。
根据数据显示,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至今已向社交媒体公司举报超过2000个假账号。不只如此,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从2016年1月至今年6月调查了221宗涉及社交媒体、网站及部落格的案件,并发出19张罚单以及有5宗案件被带上法庭。由此可见,社交媒体假账号和不法活动是非常之多的,并且已经充斥在社交媒体之间,他们随时“奉命行事”散播不实的消息,以混淆人民的视听。
所以,人民如今在使用社交媒体的便利的当儿,也必须慎防假消息的来袭,当看到任何消息之后,就必须加以分析和分辨真伪,千万不要以讹传讹地随便地转发,因为这最终将让躲在社交媒体背后的假账户者的奸计更快得逞。
摘录自  光华日报 /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