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文宝包庇黑心厂害40村民患癌 蓝眼议员举报却遭槟火箭攻击

(真相网/陈家豪)大山脚双溪里武华人新村的非法炭窑厂每天排放大量浓烟废气,10年来导致500名村民当中有40人不幸患癌,当地公正党州议员诺丽拉向地方政府和州议会投诉不果,愤然向反贪会举报,如今掌管槟州环境事务的行政议员彭文宝被捕,非法业者父子也落网,行动党的领袖和网兵竟大肆攻击吹哨者诺丽拉,指责她是“千古罪人”。

 

槟州行动党政府草菅人命,连支持者都失去人性和良知,更令人震惊的是,槟州首长林冠英竟包庇彭文宝,指他是根据槟州政府的政策签署文件,没有做错或贪污。

 

林冠英说,根据州政府建筑物漂白政策,任何在2008年前的营业建筑物,只要不阻碍交通或扰民,州政府不会采取行动并尽力协助合法化。

 

会害死人的非法工厂也不能拆,人民当年支持行动党以求改朝换代是为了甚麽?

 

况且,投报者并不是来自国阵的“政治逼害”,而是希盟的公正党本南地州议员诺丽拉首个向反贪会投诉。在彭文宝落网後,她在面子书感谢反贪会,结果惹来行动党的支持者不断以“贱民”(Pariah)方式对待她。

 

诺丽拉感到非常气愤:“人人都问我爲何不等到第14届大选後才来投诉?其实我从2015年起,就开始挑起这个课题,做好自己的本分,这些工厂已非法运作10年了,但没有受到重视。现在我被视爲‘罪犯’,大家的头号公敌,真的很难过。”

 

她强调,公正党领导层对她投诉工厂影响其选区的问题完全知情,因爲她先向党挑起此问题,之後才向有关当局及州议会投诉,但没人采取行动。

 

诺丽拉接到投诉指500位村民中有40人患上癌症,相信与黑心厂有关。她在2015年4月30日曾向州议会提出5项建议及2个方针被拒,也在2015年5月11日曾再度讨论这个课题不果。她曾与村委会和记者进入违例炭窑调查,也被拒绝。

 

罪魁祸首正是彭文宝,他亲笔签名发出了多封不对付该家非法工厂的信件,因而在反贪污委员会法令第23条文下被捕,涉嫌身为公共机构人员但滥用权力接受贿赂。

 

可是,林冠英却指彭文宝只是根据槟州政策行事和签署文件,即不会拆除2008年变天之前营业的建筑物。他也强调,彭文宝是槟州总行政议员中最富裕的,因此州政府坚信彭文宝不会贪污。

 

林冠英不拆黑心工厂,反而是对其他建筑“执法如山”,从不手软。行动党执政以来不时传出拆除神庙丶民宅和小贩摊档,包括木寇山妈祖庙被拆丶丹绒武雅珍珠山大伯庙被夷平丶豆蔻村被铲掉丶拥有30年历史的青草园小贩中心被拆除,还有拆除多家无牌经营的古迹酒店,动用拆毁墙壁丶击穿间隔的极端手段。

 

槟州华教人士黄家业月前发文告批评林冠英是“打压中文报的纣王”,黄家业位於机场的一家餐厅被指违建厕所,遭槟岛市政局拆除。最新的例子是,槟岛市政厅指乔治市义务消拯队位於海墘的会所,因邻居投诉住家後门遭锌板及围墙阻挡阻碍出入,市政厅派员上门挥槌捣毁围墙。

 

既然州政府聆听民声丶爱民如子,拆除这麽多违法建筑,为何危害双溪里武村民的非法工厂经营这麽多年,州政府却在接获无数投诉之後没有立即动手拆掉?

 

林冠英为了保护彭文宝,不惜把整个州政府拉下水,他还恫言,他听闻反贪会将展开大逮捕行动,而州政府已经告知国州议员做好心理准备,但槟州议员清廉执政,不会逃也不会躲。

 

若是根据林冠英的逻辑,彭文宝很富裕就不会贪污,其他国州议员包括林冠英,难道全都很富裕?

 

槟州行动党领袖率众到法庭声援彭文宝,并包围反贪会官员的车辆,警告反贪官员“不要欺负彭文宝”,无异流氓和黑社会行径,这就是行动党的政策,只准反贪会捉别人,不准捉拿行动党的贪官,就算被人赃并获,也要否认到底。

 

反贪会申请延扣彭文宝5天助查,行动党竟要入禀高庭挑战这项延扣,根本是干预调查工作。加上行动党围攻诺丽拉,庇护贪官却霸凌吹哨者,这就是行动党的“反贪”?

 

林冠英本身被控两项贪污罪,如今彭文宝也涉贪被捕,还有双溪槟榔州议员林秀玲的父亲林吉祥向民众骗取台底钱的案件,行动党没有问责向人民交代,也没有“清理门户”,反而把矛头指向反贪会和吹哨者,林冠英日前签署的反贪宣言,根本是一场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