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很好听做得很难看

自2013年大选以来,行动党在获得85%华人票的支持下一举夺得38个国会议席成为国会第二大党。但是,当时行动党在选举后的表现已经让友党心生不满。

当年5月5日晚上揭晓选举结果后,行动党大肆庆祝自己的胜利,另一边的公正党和伊党成绩其实比2008年的选举结果还来得糟糕,所以5月8日在格拉纳再也体育馆举办的「黑色505」集会,抗议选举制度的不公。行动党却在5月7日宣誓就职成为新一届檳州政府。如果是一个团结一致的联盟,为何会有两种矛盾的做法?
行动党真的是一个创党52年来不断追求民主的政党吗?上两个月《马来邮报》访问希联四党的四名高层,其中一个问题是希联上台后是否会確立马来西亚首相和各州州务大臣/首席部长任期仅限2届或10年一事。除了行动党的潘俭伟表示没有答案外,其他三党已同意限制任期的政策。
没提出解决方案
从行动党的选择中不得不怀疑行动党是不是一直想要追求长期专制的统治?
如果行动党愿意追求民主,那是不是应该向自己的友党——公正党一样学习全党党员一人一票直选党內高职?
行动党在许多方面確实有需要改进之处,这十年来许多中选议员多为政治素人,缺乏有效施政经验,但是很多时候却没有倾听民意。如请问行动党或希联何时推出自己的交通方案和道路改善方案来解决日益严重的交通阻塞问题?
长期批评马来西亚公共交通的居鑾国会议员刘镇东,批评居鑾的双轨铁道计划,却无法提出更理想的替代方案来解决现有火车轨道影响居鑾市区交通的问题。
雪州梳邦再也州议员杨巧双说,捷运用的是人民的钱,那她何时去解决梳邦再也火车站前那段糟糕不堪的泥泞路和无数个她选区中已破损不堪的人行道?
一个能够执政州政权的政党不应该再用在野党的角度来看待民生问题,遇到各种批评就怪罪前朝的做法跟那些考试不及格就怪老师教不好的人有什么差別?若第14届全国大选希联惨败让两线制功亏一簣,並不是执政党太强大,而是在野党太无能。
摘录自  东方日报  / 余澎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