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济政策

希望联盟日前随着公布最高领导层名单,也宣布了在执政后100天内将推动多项新政的百日新政。

然而这个百日新政中却不包含行动党之前常挂在嘴边的废除新经济政策固打制。这个废除新经济政策固打制的议程是否归纳在这个新政中的体制改革就不得而知了。
其实多数马来人对于新经济政策固打制的执着就像华人对华教的坚持
当然我们可以有一千个废除新经济政策固打制的理由,包括新经济政策的目标已达到,即马来人的经济能力已大大改善。但在感观上目前的经济领域和私人界仍然由非马来人掌控(槟城工业区的白领阶层以上有多少马来人,相信在工业区工作的朋友都清楚吧)、豪华消费市场仍然以非马来人为主、价值二三十万令吉以上公寓的业主仍然以非马来人为多、廉价国产车和日本二手车依然以马来人为主要顾客的情况下,将无法让马来人信服新经济政策有被废除的理由,尽管大部分的马来人都没真正的从中受惠。因此任何一方想要废除新经济政策恐怕得冒着很大的政治风险。
其实一路以来新经济政策令人诟病的地方是:
第一,在此政策下保留给土著的政府工程合同都没经过公平的公开招标就颁发给有“门路”的土著公司,无法让真正有能力的土著公司得到那个工程合同。
第二,获得到工程合同的土著公司(不管是通过公开招标或有“门路”)把那个工程合同再承包出去给另一家公司,从中赚取差价,没能在工程中获取经验和煅炼,与新经济政策扶持及栽培土著公司的原则及目标背道而驰,也让政府和人民付出货不对办的代价。举个简单例子,如果政府拨款一千万令吉要建一座大桥,但获得工程合同的土著公司以800万令吉把合同再承包出去给另一家公司,换言之,政府一千万令吉的拨款最终只能换来实际价值只有800万令吉的大桥。
因此,既然要废除新经济政策固打制在目前而言仍然是遥不可及的目标,希望联盟执政后不防加强管制和改革,确保任何就算只开放予土著的都得经过公平的公开招标,让真正有能力的土著公司获得到,也确保获得工程合同的土著公司不把工程再承包出去,任何犯规的公司将被取消获得的工程合同,并被列入黑名单,未来将丧失获得政府工程合同的资格。
此外,希望联盟也须强化政府大学的水准,确保从中毕业的学生(不管是马来人或非马来人)都能达到私人界的要求以进入私人界。
只有让这些有能力的土著公司强大起来并不需依赖政府的工程合同生存,及在感观上有足够的马来中产阶级,方能让马来人不在对废除新经济政策固打制缺乏自信和安全感。
摘录自  光华日报 /江振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