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 我的国~马来西亚

“月亮圆 月亮圆 月亮照在我的家 没有春天秋冬的家 流传千年”。

我的小炯炯从学校学会了这首山脚下男孩的《月亮圆》后, 常常在家里哼着唱。这首歌具体的体现我们的国家马来西亚。这个月31日也是我国国庆60周年。
马来西亚四季如夏,1957年独立, 在沙巴砂拉越及新加坡于1963年加盟后正名为马来西亚。1965年, 新加坡脱离独立。而人口3000万的大马,在美国中情局世界国家资料库里的238个国家人口中排在第42。
我国并不是一个大国,而且在地理的限制下(西马和东马隔着南中国海,西马半岛有大汉山脉隔着西海岸和东海岸),东马的沙巴和砂拉越地广人稀, 需要更大的资源来发展基建。我国95.1%的人民今天可以直接取得自来水供应而97.6%的人民取得电供。在西马半岛, 交通四通八达,而东马除了一些偏远的内陆地区, 其他地方已有马路设备。
过去60年,马来西亚共执行了11个马来西亚计划(第十一马来西亚计划2016年-2020年)。 家庭单位每月平均收入从1970年的264令吉增加至6141令吉,整整涨了20倍。我国的国民医药福利还是保持1令吉。
每次向海外的朋友介绍我国的现况, 各种惠民政策及政府为了低收入人民兴建人民组屋及一马人民房屋,朋友们听了都会眼睛发亮,一脸羡慕的表情。
然而在政界人士有议程的仇恨主义渲染下, 不少人分不清国家和政治之分, 更多人认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3年前, 我曾经出席一所“华文”中学的活动。 当时我在礼堂后面,唱国歌时, 一群在后面的学生却无动于衷的坐在地上。 事后我亲自向那群学生了解为何他们会有如此的行为时,他们表示不站起来唱国歌是因为讨厌巫统, 不喜欢国阵。
在交流过程中发现到,这些学生根本不了解所谓的政治理念, 国家历史和政党的斗争。 他们所得的讯息全来自脸书, 而他们选择以自以为是的“正义”感来对抗。 这个“理由”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上个月 我应邀在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与华侨华人研究90周年纪念大会暨国际研究会发表马来西亚政治现状分析。 这个会议还有一位来自大马的代表。 在迎宾晚宴上, 海外学者对大马的情况感到兴趣,所以纷纷向我们做出提问。在交流中, 大马学者越说越激烈,最后把国家评得一文不值。 国外学者们发现我很安静, 而问我对这位也是来自大马学者的看法时, 我淡然的回复, 马来西亚是非常民主的国家, 既然认为大马不好, 国家不会阻止人民移民到他们的理想国。
个人认为国民可以对政府不满, 可以对制度不满,但是当代表国家在海外交流时请不要拿着国家所给予的身份破坏国誉。 这非但显示不了发言者的智慧, 反而让外国人当成笑话看待!
还记得2010年, 在台湾出席亚洲民主自由政党联盟青年领袖会议时。公正党的努鲁依莎在印尼公开发表我国潜水艇无法潜水的言论, 当时出席会议的印尼代表问我, 马来西亚那么自由到可以在海外公开讨论国家军事? 还是你们国家的政党没有国家安全意识?
我听了很有感触, 也让我在国家的整体概念上深入的思考。
我承认国家在执行有人为的偏差, 为了不断纠正这些偏差,所以我选择了政治斗争。
国家是属于大家的, 过去60年来凭着官民的合作与努力, 将一个农业小国, 发展到工业国, 到今天的高收入国。在经济的数据上, 外国的月亮不一定比我们的圆。
这是我们的家, 请你们不要破坏它。
摘录自  光华日报 /笙朱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