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场与原则

从事这行越久,就越觉得政治人物可笑,而国人是可怜的。举个例子,前旅游部长丹斯里黄燕燕医生曾因发表马六甲堵车是繁荣的象征,结果,此“经典言论”被火箭领袖抨击得体无完肤;岂料若干年后,当槟城乔治市的堵车成了梦魇时,却堂皇地成了谁口中“繁荣的象征”与“感恩”的季节。

这样的结果是,马华不敢反击,因为这等于扫了自己领袖一巴,而另一厢则自打了嘴巴,却依旧糊弄了人民。
我的政治启蒙,从小也就被教育国家会破产、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是国家败坏的主因,尽管如今看来我国的辉煌似乎建立在那个年代,但是,二十多年来的根深蒂固,是我把信任交付予灌输我这些信息的他们。
如今他们改口了。我的朋友群中,一些拼命去找理由说服自己接受马哈迪;一些则拿时评人或政治人物的言论来催眠自己;一些则坚持自己的立场与信念;当然,更多的是在患得患失中放弃对他们的信任。
后来,我发现原则与立场原来是两回事。立场是可以转变的,然而,一个人要是有原则,则不会允许自己的立场一再转变,甚至绝不因为时不我与而见风转舵,这样的人,加巴星是典范。可悲的是,我们的政客多为有立场没原则。
那天,某位政治人物的案件在法庭上获得胜利了,枕边人就问我:他们不是说司法不公的吗?……我回答不了,却笑了出来。
所以,一则则新闻中,我们看到的除了事件本身外,还有他们的立场与原则(如有)。
摘录自  南洋商报 /黎添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