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政府无情锁门拆围墙 火箭执政9年专选华人下毒手

(真相网/程义)槟州政府再次对人民展现冷酷无情的手段,继昨日以铁链锁上拖欠600令吉门牌税的住家,今日连乔治市义务消拯队会所也没人情讲,槟岛市政厅人员出动大铁槌拆除义务消队会所的围墙。槟州人民不禁问,州政府一定要使用粗野暴力的执法,没有其他方法解决问题吗?

 

有槟州网民质疑,槟州行动党政府在执政9年以来,拆除了不少华人神庙和华裔居住的违章建筑,如今拆除义务消队会所也是华裔为主,就连追讨门牌税也是向华裔业主下手,令人质疑这个靠华裔选票上台的州政府,为何专选华人下毒手?

乔治市义务消拯队主席黄福强指出,该队位于海墘的会所于2014年开始动工后,住在会所后方的邻居就开始有怨言,双方不时产生摩擦,邻居投诉阻碍出入,指住家后门遭锌板及围墙阻挡。

 

结果,“铁面无私”的槟岛市政厅派员上门挥槌捣毁围墙,不想想义消队是自愿为民服务和奉献,也是靠社会人士捐献而一砖一瓦建立起来,这些年来为人民保卫家园财产。

就算当局接获投诉,也应以更好的方式去解决问题,包括勒令义消队自行拆除围墙,而不是粗野拆除,羞辱这些人民英雄。

 

在铁链锁门的大耳窿式追税事件上,槟岛青草园的华裔屋主忘记缴付区区600令吉的门牌税,讵料被槟岛市政厅上锁产业单位。

 

令人感到讽刺的是,这名屋主隔天就到光大缴清拖欠的门牌税,官员却把一封内有钥匙的信封给他,要他自己开锁,而且也没有要他还会锁头及铁炼。由於屋主对槟州政府的无情执法手段吓坏了,他至今仍不愿在没有槟岛市政厅人员在场情况下开锁,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民政党柑仔园区协调员李文典律师直批,市政厅锁门追讨门牌税做法,没根据市政厅标准作业程序(SOP),属于非法禁锢。

 

市政厅说叫门没有人,但他们可向管理层或邻居拿到屋主的联络电话,才能采取行动,不然直接以铁链锁上大门,屋内如果有儿童或是行动不便的老人无法应门,锁门行动可能会导致悲剧发生。

 

李文典说,市政厅绝无权上锁人民房产,若市民欠门牌税,当局也必须根据地方政府法令第147及148条文,先发期限15天的通知书,若市民没有回应就发执行令(Warrant),对方没有回应才进屋内封等同债额价值的物品,并将之拍卖。

 

现在市政厅没有进屋就自行锁上门,这等同非法禁锢,万一屋内有人因此而死亡或受伤,那么就变成刑事案。

 

根据市政厅文告,当局是针对拖欠2年以上的屋主采取行动,但是在这次青草园案件上,屋主所欠额门牌税是在今年8月31日才满2年,但是当局却在还未期满就采取行动,而且还不合程序。

 

另外,民政党槟州副主席胡栋强也形容,虽然欠门牌税是不合理,但是槟岛市政厅不该以不人道和野蛮方式把单位锁上,事实上,市政厅是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或报警来解决拖欠的门牌税,而非铁链上锁。

 

更离谱的是,屋主缴清债务后还要屋主自己开锁,胡栋强质问:这就是槟城领先,还拿到“最佳管理奖”的市政厅?

 

槟州政府执政以来不时传出拆除神庙丶民宅和小贩摊档,毫无商量馀地,包括木寇山妈祖庙被拆丶丹绒武雅珍珠山大伯庙被夷平丶豆蔻村被铲掉丶拥有30年历史的青草园小贩中心被拆除,还有拆除无牌经营的古迹酒店,动用拆毁墙壁丶击穿间隔的极端手段,受害者都是华裔为主。

 

当行动党还是反对党的时期,政府无论是要拆除非法木屋丶违章建筑丶对付没执照的路边小贩及没收物品,行动党议员就会跳出来“肉身挡泥机”抢镜头。如今行动党执政州政府,就彻底换了一副脸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