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可敏大谈反贪污自取其辱 林冠英涉贪被控拖累贪污指数

(真相网/陈家豪)行动党太平国会倪可敏在国会自取其辱,针对大马的贪污印象指数下跌而向政府追加提问,结果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反讥,就是因为槟州首长林冠英在任内因购屋案被控上法庭,加剧了大马的贪污印象,如果行动党要帮助政府降低指数,应叫槟州首长辞职。

 

倪可敏自作聪明,没想到当场被打脸而无地自容,大呼小叫追击“一号官员”的课题,巫统本同国会议员奥曼阿都站起来,连连斥责倪可敏“笨蛋”(Bodoh),因为根本没有所谓的“一号官员”被控,反而是林冠英因为罪证确凿被控上庭。

 

林冠英身为一州首长在贪污罪名之下被提控,而且拒绝辞职,并滥用司法程序把案件拖延了一年多仍无法开审,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日前林冠英挑战反贪会法令违宪,获得上诉庭宣判他上诉得直,当时林冠英高呼胜利和司法公正,为何他不能堂堂正正在法庭讨回清白?

 

无独有偶的是,声称“无所隐瞒”(Nothing to hide)的前首相马哈迪,在国家元首下令展开的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国家银行炒外汇亏损300亿令吉的案件开始第一天,马哈迪就提起诉讼要求更换法官以及一位皇委会的成员,

 

马哈迪在诉状分别要求强制皇委会两名成员退出审讯,以及挑战首席大法官劳勿斯的延任。他也要求另一份法庭暂缓令,阻止皇委会在法庭裁决前执行任务。

 

林冠英和马哈迪若是坚持自己清白,为何一面声称购房案和外汇案是政治逼害,一面想方设法阻止开审?因为他们根本不想看到真相大白,以免让公众知道事实的真相,非得要把案件拖延到全国大选之後。

 

若是希盟用尽手段成功夺下中央政权,到时马哈迪便可以重新操控司法,包括撤换大法官和总检察长,确保他本身丶3名富可敌国的儿子,以及林冠英都面对的调查和检控都被一一撤销。

 

通讯与多媒体部长沙烈赛益直斥马哈迪竟自称在他的领导时代相当清廉,但学者邱武德所着的《马哈迪主义的吊诡:马哈迪知性传记》(1995年),以及约翰希尔里的《马来西亚:马哈迪主义丶霸权及新反对党》(2001年)等书籍,都直指马哈迪以“马基雅维利主义”(Machiavellian)治国,奉行裙带主义和任人唯亲。

 

“回顾历史,难道会不记得敦马的香港裕民财务(BMF)所展开的高风险投资?不记得敦马为控制锡价,导致马明可(Maminco)亏损?不记得敦马的柏华嘉钢铁(Perwaja Steel)亏损?不记得敦马的外汇丑闻?不记得敦马将马航私营化?这些公司和投资的下场如何?亏钱?赚钱?有尊严?如果敦马还记得这些事,他会不会就所发生的这一切感到羞耻?”

 

马哈迪在任22年丑闻一大箩,却从来不认错,现在又有甚麽资格高谈反贪和救国?同样的是,倪可敏在国会自取其辱,因为身为火箭党魁的林冠英涉贪被控不下台,行动党早已没有资格说反贪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