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首鼠两端的平衡术

当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踌躇满志要在国会提呈其355法桉时,首相纳吉在巫统代表大会放话政府将接手哈迪的法桉,副首相扎希也说将跟新朋友伊党一起提呈355法桉。

正当大家都以为巫统已决意要跟伊党联手在国会提呈并通过355法桉,从而彻底改变我国的世俗宪政体制之际,今年3月杪的国阵最高理事会会议却出现反高潮。基于无法取得共识,国阵的议决是政府不接手355法桉。

国阵的决定是让哈迪的法桉依旧保留为一项国会议员的私人法桉,而国会议员有权利提呈任何法桉,议长则拥有绝对权利以决定是否接纳。议长最终让哈迪阿旺提呈其法桉,但未进入辩论环节即宣佈议会休会。当时议长此举被在野党诠释为国阵再次向哈迪“放水”,使其法桉获准提呈。

但不管怎么说,哈迪的355法桉最终不是以政府法桉形式提呈,而且只呈不辩,也不知有没有表决通过的一天,跟当初首相副首相信誓旦旦向巫统党员宣佈政府将接手法桉,相去甚远。

用最简单的话形容,就是巫统向国阵成员党妥协,以致违背向党员承诺的事情。

近日,由政府提呈的2017年法律改革(婚姻及离婚)修正桉,抽出禁止父母单方面为孩子改教而新增的88A条文,其他则保持不变。因配偶改信伊斯兰并单方面为未成年孩子改教而引发的抚养权争执,多年来困扰着当事的非穆斯林配偶,也一直导致社会的分歧。

这条新增条文,被视为可一劳永逸解决这类争议,而受非穆斯林社会欢迎,也是国阵成员党争取落实多时的一项法律改革。与此同时,伊斯兰党等宗教保守分子,则试图抵制这项改革。

向伊党保守分子妥协

而巫统再一次上演反高潮戏码,眼见就要水到渠成的修正桉,却突然生变。这一次则跟355法桉的情况类似,巫统看似肯定要通过的法桉,却在最后关头急刹车。只是巫统妥协的对象刚好相反,355法桉时是向国阵成员党妥协,这次则是向伊党等保守分子妥协。

由此可见,所谓巫统一党独大的说法,实有夸大的成分。如果巫统果真能完全主导一切,那么在355法桉课题上大可不必理会国阵成员党的反对,而使自己冒上背叛党员的风险,在婚姻法令修正桉课题上,同样也不必向宗教保守分子让步。

以巫统所拥有的议席数目而言,该党在国阵内掌握最大话语权是不足为奇,从政治权力的逻辑而言可说合情合理的很,但即便如此,也不意味着巫统能垄断议程设定的权力。

只是,巫统首鼠两端的表现,到底是一种高明的平衡术,还是一种出于无奈的权宜之计,这又注定是各自表述的问题了。

摘录自 中国报/张以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