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政府穷疯了冷血追税 为600令吉铁链锁屋是标准程序

(真相网/程义)槟州政府“穷疯了”,为了区区600令吉门牌税,竟以大耳窿手段上门追数,出动锁头铁链封屋,让有家归不得的居民不禁感叹,前朝国阵政府没有如此冷血无情的做法。槟州行动党叔府为了应付从2008年以来暴涨500%的行政开销,已不是第一次向人民开刀,除了调高停车费和4度调涨水费。再以到处锁车轮和锁家门的方式从人民口袋挖钱。

 

若是为了追门牌税而锁铁门的事件是在国阵执政的州属发生,可以肯定的是,行动党领袖和支持者会口诛笔伐。但是,发生在行动党执政的槟州,领袖们装聋作哑,支持者辩说欠税还钱是应该的。

惨被铁链锁家门的屋主申诉,他欠了2年即600令吉的门牌税,州政府就铁链锁屋,贴上槟岛市政厅的通知信充公屋内财产,只给他2个星期的时间来还清。前朝国阵政府没有这麽咄咄逼人和冷血无情的行为,但现在的希盟政府声称人民的生活艰苦,却还要向没有能力还税的人民下毒手。

 

槟岛市政厅发表文告承认,这是“标准作业程序”,拖欠门牌税超过2年的业主,会被充公屋内的流动财产。

文告指出,有关通知信是通知业主,将会充公屋内的流动财产,而如果业主当时在场,市政厅会把通知信交给业主;如业主没在场,就贴在屋子外。在发出通知信後的2星期。如果业主还是没缴付所欠下的门牌税,市政厅就会充公屋内的流动财产。

 

文告强调,充公流动财产的程序包括:1.在采取行动前後都会先向警方备案;2.确保有关屋子是有人居住,并在展开行动时,确认屋内无人;3.如果不能确定屋内有没有人,市政厅执法员可破门而入,如果屋内没有流动财产,执法员可用自备的锁头锁屋;4.钥匙将由市政厅财政署保管;5.如果业主前来市政厅要求开锁,须付还欠款全额或部分欠款。

 

槟岛市政厅可以发出充公财产的通知信,为何要封锁屋子让居民流落街头?只有财库被掏空的政府,才会为了区区600令吉而让人民有家归不得。

 

行动党在2008年及2013年大选前许下无数承诺,包括槟州绝不会调涨水费丶取消周末停车费丶废除收费站等,可是,行动党执政槟州9年以来,不但4度调涨水费,连从来没有收泊车费的290条道路也宪报要收钱,当中有不少是位於住宅区的道路。

 

行动党还说收泊车费是循众要求,是为了民众着想,避免有人霸占停车格。而地方政府近年来积极锁车轮,以猛发传单的行动从人民的口袋挖钱,口里一直说人民生活苦丶国家快破产,但自己却在雪上加霜,要逼死人民。

 

槟州首长林冠英无数次在公开场合吹嘘说州政府有钱,并指槟州债务是全国最低,可是,为何州政府要使用阿窿手段来向人民追讨600令吉门牌税?

 

真相就是槟州的行政开销在林冠英的“精打细算”之下,逐年暴增了500%,当州内的土地卖光了,他为了维持帐目漂亮,就下令向人民追税,连数百令吉都不能放过。不过,槟岛和威省市政局花了数万令吉公款购买假奖项,却没有人须要负责。

 

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前首相马哈迪声称自从他公开要求首相纳吉下台後,他的家人以及朋友受到内陆税收局的刁难,被清算和追讨税务。

 

马哈迪的儿子莫扎尼在父亲的庇荫下,年纪轻轻便挤入大马富豪榜,在今年的福布斯排行榜,莫扎尼在50名大马最富有人士中排名第34。根据《当今大马》报导,一名与马哈迪亲近的人士透露,内陆税收局上门检查莫扎尼的公司。

 

今年5月,马哈迪的“头号朋党”之一绿野集团创办人丹斯里李金友被追税,遭扣押高达1.26亿令吉的资金,以追讨从1997和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时所欠下的税款。

 

政府向逃税20年的富商追税,反对党指控这是“政治逼害”。但槟州政府向升斗小民追讨600令吉而铁链锁门,州政府却说是“标准作业程序”,到底是谁逼害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