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的困境

商鞅变法,结果留下一句成语叫作法自毙。在政治史上佐证了为秦国奠定强势基础的事迹;在人文哲理上说明了自作自受的道理;在佛学上是因果循环的现世报应。法理规律的无情对决人心情绪的善变,从古至今没有一个定局。异中求同是人类追求的法则,同中求异是人类蠢蠢欲动的野心。

还未盖棺定论,“医生当家”的当家医生敦马也不知不觉中染上了诟病。敦马是513的局势后所造就的英雄。他却一直自以为自己像李光耀,也是造局势的英雄。退休后,总是看不开,放不下那高估自己的夜郎心态,他把伯拉推上台,过后觉得伯拉阳奉阴违,就把伯拉推下台,提拔了纳吉,如今又耍了他那招翻云覆雨手,想把纳吉推下来。
政治斗争都是你死我活的。这已不再是“医生当家”的时局,推不下纳吉的敦马恼羞成怒,只好演一出闹剧“医生离家出走”。带着老弱残兵离开巫统这聚宝堂,一句老话说尽: 亲者痛,仇者快,看热闹的人更多!
敦马的政治生涯已经是英雄迟暮。从被国父东姑阿都拉曼驱出巫统,到巫统AB队的党争斗至今天92岁的高龄,马哈迪的政治斗争可谓是跨世纪的斗争。施展了超过半世纪的招数,敦马的牌底和套路早就被对手摸透了,再也制造不出什么惊奇。
敦马的专权霸道,在他20年的首相生涯中,给人民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在吉打华林玛玛里事件中,与副手闹僵,令敦慕沙知难而退。他用直升机把安华置于巫统高层,再用铲泥机把他推入牢狱;在他的权势如日中天时,他修宪法挑战马来统治者的王权;他为了卫冕巫统主席宝座,与姑里争到巫统分家换招牌为新巫统。
在全国大选面对46精神党赢得巫裔选票上占优势时,他接受了华商会华总提呈的备忘录“诉求”, 大选获胜后,他说华裔趁巫统内乱而向他“索求”, 低声下气的诉求突然变成了咄咄逼人的索求。在巫裔选民唾弃他而华裔扶持他之后,他一反口,说巫裔一旦不团结,华人就会趁虚而入,一把口张开既能煽动了马来民族主义的情绪。
敦马喜欢利用高调的姿态让马来西亚能够吸引世人的瞩目。他花大钱搞大建设。他购买英国莲花汽车建立马来西亚国产车普腾,他容许国行投资外汇赚大钱。他经历经济大风暴。他组织反贪污局来证明政府的廉洁有效率的标签。
敦马的政绩从他执政时属下对他的唯唯诺诺阿谀奉迎时最具光彩,“马来西亚发展之父”是他当时头顶上的光环。甚至是马来社群公认的“马来民族的救星”。而当年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公然投入46精神党的怀抱时,他在一场政治演说中猛烈地抨击东姑,甚至揶揄国父而告诉群众说:“我们不须要挂个虚衔称这个父,那个父的!”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又有谁能够预测到时至今日,竟然会有一个他当年名不经传的属下,如此高举着他的身份证,告诉马来西亚人民,敦马的父亲叫:依斯干达.古迪!
写《马来人的困境》而闻名的敦马,如今会不会也陷入了自己的困境?成王败寇,就得看来届的选举成绩了!
摘录自  光华日报 /吕辉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