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能否兑现平起平坐之多元民主?

民联和之后的希盟,两者向来主张超越种族政治与平起平坐的多元民主构思,自认清高。

敦马加入希盟,在他游说之下,希盟领导层排阵出炉,敦马说是依据民主少数服从多数而形成。

在我国,宪法定义民主,执政党与首相人选是依据国会议员人数而定,而国会议员是民选代议士,代表选民的委託,多数国会议员即代表多数民意!

在希盟,行动党拥有最多国会议员,依据宪法民主,理应是希盟内最大成员党而“当家”,却在排阵上“没当家又不当权”!

所以,希盟排阵并非民主真谛,而是藐视民意!

再说敦马的政治智慧,由他领导而只有一个国会议员的土族团结党,只接受巫裔成为党员,他却成功出任“希盟实权领袖”,希盟是否因敦马而变质?连数十年前不停批判敦马为独裁的行动党,也拜倒敦马麾下呢!希盟的起步,已出现种族权威与可能再次独裁的意识形态。

行动党在希盟内“没当家又不当权”,无法对抗由巫裔主导的成员党之凌辱,现在又如何辩解之前批判马华在国阵内“当家不当权”呢?

希盟领导班子,有联盟领导安华(Ketua Umum)、主席敦马(Pengerusi)与总裁旺阿兹莎(Presiden),署理总裁(Timbalan Presiden)由林冠英与另 2 位巫裔同时出任,副总裁(Naib Presiden),由张建仁与另 3位巫裔同时出任,主要领导层明显由巫裔强势主导,而不见印裔人选。

敦马成为希盟实权领袖

安华入狱,其联盟领导地位,只存名字,而无法上呈社团注册局,意即在法律上无效。旺阿兹莎曾经要出任雪州州务大臣但被雪州苏丹拒绝,而局限于穆斯林社会排斥女性领导迷思。所以,敦马便成为希盟实权领袖!

相对首相纳吉是国阵的唯一首相人选,当民众问起希盟的首相人选时,希盟各路诸侯皆有不同的人选构思,就如敦马说,他支持安华做首相,却认为安华不适合当首相。如果希盟入主布城,敦马会否顺理成章再成为首相,重新开启其22年首相的作风和独断独行呢?现在敦马的政敌正质问他在任首相期间的国家银行炒外汇百亿亏损、土族金融丑闻、1988年插手司法独立与1987年内安法令下逮捕的茅草行动。

看来,希盟主张超越种族政治与平起平坐的民主真谛,已名存实亡。希盟领导层排阵与国阵排阵,十分相似,却没国阵的安稳,希盟领导层的不定性还有待时间与突发事项的考验!

摘录自 中国报/郑明炎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