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政治搞了60年

有人说,搞政治要身家清白。事实也是如此,因为你的对手会把你的祖宗十八代都找出来。

国家独立60年,种族政治便搞了60年,口说不要种族分化,现实是至今还在用种族课题论政、用种族比例为大选布局,以种族选票决定谁主王朝。
强调不搞种族政治,成立政党却以种族挂帅;口说不分肤色,实则黑白黄褐,看得清楚。这是马来西亚政治吊诡,也是现实的一面。
要不,我们就接受马来西亚注定是一个以种族治国的国家。所谓的世界大同,不分你我,只是南柯一梦,梦醒时分,请接受残酷的现实。
所以,我们不能怪希盟必须请出前首相马哈迪领军出征大选,因为现实是少了伊斯兰党的希盟,单靠公正党和诚信党,并无法掌握好马来票。就算在华人与印度选区狂风少落叶,最终也是功亏一篑;稍有不慎,甚至还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成大业不记恩仇
成大业,不拘小节,不记恩仇,对希盟而言,这一次的联盟是最靠近布城政权的阵容。马哈迪当了22年首相,论资历、讲能力,不容置疑,他确实是希盟最具领导资格的领袖。
这相信也是老马有生之年的最后一场政治演出,一将功成,他便能名留青史。
所以,他目标很明确,就是要纳吉下台、政府倒台,带有清理门户,挽救自己所托非人乱局的意味。是以,与昔日政治宿敌的分歧、新仇旧怨都可以抛诸脑后,既往不咎。
92岁老马不用想太远,目光就只是这一届大选,也是希盟放心让老马领军的原因之一。站在希盟立场,引入老马是反对党入主布城的一只重要棋子,这是要瓜分和动摇巫统半壁江山的大布局,自然一拍即合。
合则聚不合则分
马哈迪倒戈相向,合则聚,不合则分,是政治常态,无可厚非;但他与政坛宿敌抱团作战,化敌为战友得太容易,整个政治结盟的基础,只是建立在推翻纳吉政府,也会让人对整个结盟能维持多久有所保留
希盟要是入主布城后,能为国家带来怎样的改变?当了22年首相老马会否反将一军,让新成立的土团党反客为主,成为希盟的领头羊,重蹈巫统覆辙?
老马入主希盟将是老马识途,带领反对党走向布城,抑或引狼入室,让新政府换汤不换药,皆是疑虑者有所保留的原因。
不管未来会出现怎样的局面,老马对希盟孰好孰坏,可以肯定的他已成为希盟的主帅,甚至共主。
3·08大选后的反对党三党鼎立,互相牵制的模式似乎逐渐瓦解。
乍看之下,带有国阵的影子;搞不好,来到最后,希盟同样是一个最大种族比例政党独大的联盟。
摘录自  南洋商报 /陈钊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