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尤丁建言 解救垦殖民

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垦殖民的组成,说来原是马来(西)亚区域规划的一部分。时任副揆的拉萨四处奔走,积极推动之后,独立初期已有一定的规模,60年代渐见佳绩;愿意迁入参与拓荒的贫困农民开始倍增。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前,这一片片垦殖民新耕之地,后来也浮现不少问题。显著一个,自然是接班的后续无人。第二代、第三代的子孙,读书识字,留学大专深造,大多迁往城市谋生,少有愿意留在乡下祖屋,看守家业。
此外,因为原产品的价格跟着市场上下浮动,垦殖民的收入和生计不定。虽然政府配给了耕地;定期翻种和日常耕作所需,仍需一大笔支出。个人的生活尽管已有相当的改善,一般来说,绝非富贵,只是还过得去的小康之家。
当然,也有例外的。一(小)部分靠近城市边界的垦殖民,正是其一。等到发展的神手向他们招手,一些垦殖民不觉心动,决意把名下赖以维生的土地转售,一夜之间顿成百万暴发富。
然则,恰如老子所说: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失去了唯一的不动资产,垦殖民往后的日子,也就可想而知。一旦钱用罄了,地也没了;接下来他们怎么找一口饭吃呢?
长话短说,总而言之,积弊所在,非此一桩。垦殖民后来转型,改以公司上市。一方面,不少垦殖民因为配得股票,马上发达;然则,尔后因为管理之不善,市场的变化,股值下泻,陈年累积的沉痾宿疾,越是明显。
怎么办呢?首相纳吉因此向垦殖民送出6份大礼,惠及全国逾9万户垦殖民。当中有每户5000令吉奖励金、注销债务、现金奖掖、津贴翻新、特別基金、增建房子。凡此六项,总计15亿8848万
为苍生计,自然应该。垦殖民的困蹇,确然也是国家的议题之一。何况,按照“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各皆有所养”的标准,搀扶垦殖民,想必也是天经地义的。
但是,钱何处来?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在脸书所提的问题,当是大家共有的困惑了:接近16亿的拨款,实非来自联邦土地发展局的盈利,纳吉如何得来这一大笔钱?
怎么说,15亿8800万令吉嘛,可万万不是小数目。参照2017年的财政预算案,数额之大,相等于460亿令吉国家发展的3.5%,或是配给320亿令吉服务兼供应的5%。
不管怎样,给了16亿,然后呢?慕尤丁一说,马上点出了核心的焦点了,给钱,纯是(大选)糖果,只是一次过的头痛医头之策;或能暂且止垦殖民的伤痛,不能釜底抽薪。
慕尤丁所言确是:垦殖民要的,急需一套全方位的纾解之道。慕尤丁举例,联邦土地发展局之前在海外置业之魑魅魍魉,造成无辜买单,可见当下的流弊,不是一碟小菜。
正确的说,政府想要解救垦殖民,不是始自扶持,也不是终于拨款,而是认真教育他们自力更生的道理。如果各造仍然不能领悟这一点,而任彼等守株待兔,静待天降榴梿;再多的钱,也只是一贴不能断根的止痛药。
可惜,这个国家的规划和管理,总是遵照政治的需要调整。顾虑了政权,算计了选票,谁会认认真真想要启发垦殖民自强不息?磨蹭拖沓,一甲子倏忽过去,拉萨地下有知,必然伤心:怎么会搞到如此这般
摘录自  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