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承诺透明化到承诺保密?林冠英应停止bo-hood

《回应林冠英指控我违反保密法的言论》从承诺透明化到承诺保密?停止对我进行人身攻击,也停止Bo-hood,并公开2016年12月23日要求大幅度提高水费的信件。

1. 当我揭露曾经有过这么一封信,即槟州供水机构写给国家水务委员会,要求提高水费的信件。林冠英指责我违反保密法。
2. 我跟林冠英不同,我并没有透露该信件的内容,但他却滥用其作为槟州供水机构主席的权力,于2011年5月揭露国阵议员的私人水费单。
3. 此外,这封2016年12月的信件被提交两个月之后,在槟州供水机构撤销他们的要求前,公众咨询已于2017年2月14日进行。
超过一打的利益相关者和协会已经留意到他们申请提高水费的详情。
因此槟州供水机构于2016年12月申请提高水费根本不是秘密。
4. 我们现在谈论的保密法到底是什么,希盟领袖到底是何时开始那么关心保密?
5. 如果我因为公开12月23日的信件,而被指控违反保密法。那林冠英也应该因为在昨天的记者会上,揭露槟州供水机构和国家水务委员会于2月21日、4月25日和6月22日之间的来往信件,而被指控违反保密法。
6. 如果没有进行公开咨询,而把我定罪的话,林冠英也可以因自己的言论而被罚款或监禁3次。
7. 此外,林冠英也指我不敢起诉他毁谤。或许他已经忘记我刚于4天前(星期二)提出毁谤诉讼。
8. 自2010年频密提高水费以来,他们很大可能会在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后,再次重复2016年12月的水费调涨要求,因为槟州供水机构和槟州政府迫切需要每年额外1亿5千万令吉,以弥补亏损,尽管他们在过去已经多次提高水费。
9. 林冠英应停止bo-hood,以及利用对我进行各种人身攻击来转移视线。同时,他也应公开2016年12月23日的信件,让民众判断谁是谁非。
10. 你对透明化的承诺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又转向保密了?
(民政党全国总秘书拿督梁德明 文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