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选民的考量

我是吉打人,在开始懂得什么叫选举和投票时,身边的长辈常指,大选时州投国阵,国投反对党,以让国阵尝尝在无联邦政府协助下如何治理一个州。

在308大选时,许多吉打华人普遍上都认为就算国州议席都投国阵,也要让国阵险胜执政,国阵才会怕人民三分,结果一场反风,民联夺得吉打政权。
当时的民联是在没做好准备下执政吉打,在以伊党为首执政吉打时期,许多人都看到很多问题:第一是伊党不把公正党和行动党放在眼里;第二是每周三开州行政议会前,伊党会事先召集伊党的州行政议员在党部进行商讨和表决一些政策寻得共识后,隔天才带入行政会议,以排挤其他盟党州行政议员;第3是当时民联打算落实许多伊斯兰政策,虽说最后没成功,但也让华社反感,有些华人更是发声后悔把票给反对党;第4是民联盟党从中央到州都一直内乱,问题在308大选后不断浮出台面,尤其是伊党内部扯后腿和逼宫更是显见,当时的州大臣宁可放弃团结伊党的使命,一拍两散。
上述种种弊端促使国阵在上届大选重夺吉打政权,当然吉打反对党惨败,关键还是在许多选民对于民联的执政表现感到失望,也对反对党间无法团结,而感到不踏实,因此选票在上届大选回流国阵。
目前吉打的趋势是亲国阵的马来选票一直增加,但至于华人票,现任吉打大臣则坚信州内在来届大选将掀起亲国阵政府的华人政治海啸。深信华裔选民对反对党内部的一成不变和同床异梦感到失望和厌倦,因此来届大选的回流票会增加也并非不可能的。
吉打选民的心态是有别于其他州,在大城市打拼的游子比较敢于寻求突破,但留在吉打生活的各族老选民则是属于比较谨慎。
这些老选民多是郊区选民,他们是不会让一个政党什么都不做就坐享其成,也不会因为要让反对党执政中央而把票投给反对党,他们强调的是一份耕耘一分收获,但偏偏反对党过于乐观的认为许多选民一定会支持反对党,才将服务选民的工作弃之不理。
这些选民也很怕骚乱,而选择不会轻易相信反对党,他们特别反感党内部不团结,各怀鬼胎和无法达到共识,而现在的希盟领袖却也犯下这大忌,这些选民感觉不到他们的诚意。
现在许多年轻人都发声会投废票或不投票,也不回家投票,因此估计来届大选不会像上届大选般气氛浓厚,因此吉打要再次改朝换代似乎也不太可能了。
摘录自  星洲日报 /苏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