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喜功

读到友报一则专栏写有这么一段话,说现下许多在野党领袖对于国阵丑闻,几乎形成一种“依赖”。甚至把别人的丑闻当成应付自家问题的挡箭牌,以为对手有丑闻,选民便理所当然支持。

这让我想起2016年的砂拉越州选前,我和一名州议员的谈话。当时,我向他表达了对一些领袖的作风和政策的不满,但他丝毫没有诚意,来尝试了解这种不满情绪,直接回说“那又怎样?”
他说选民舍其可取谁?还意气风发反击说:“少妳一票,也不会怎样的。”这场对话,事隔逾一年我仍记忆犹新,行动党也在砂州州选中,遭遇重挫。
过去这几年,大马是政治凌驾一切。这些擅长搞选举多于治政的政治人物,都不断用口号、文宣和标题,用很动听和被视为“象征政治”的语言,来回应政治甚至所有课题。
他们擅长语言魔术,明白“权力”赋于政治人物最摄人魅力,就是“说服力”。所以每当遇到批评、质问和意见不同者时,都没有耐心和诚意去解答,反而动员围剿。
久而久之,敢于批评者渐少,来自民间的声音渐弱,许多学有专长的人士都从308的热潮、理想和支持中抽身,远离这些权力疯狂者。
政治评论说擅长象征政治者,通常是因两个原因,一是拿不出实体东西,二是不敢碰实体东西。我们在野党领袖,许多都有这个通病,时常借对手丑闻、自抬身价,吹嘘清高。
一直都靠对别人穷追猛打赢分,自己施政方向又虚招多于实质,好大喜功结果,自然是培养出一群极力于追求虚荣奖项,以投主子所好的下属、借此上位,永远端不出实际政绩。
因为认定人民的支持理所当然,因为习惯身边一群谄媚者阿谀奉承,因为用惯了对异议者就赶尽杀手段,因为擅长语言扭转,还得大部分人民信任,所以开始走向堕落,只允喜来不闻忧。
台湾著名时评人王健壮曾说过,人民有时莫怪政治人物变质,正因为所有疯狂,都由人民自己一手造成。爱之适足以害之,过分爱护只会让在野的巨人,在朝后变成婴儿。
摘录自  光华日报 /司徒瑞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