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通解决国文资格争议

要成为公务员必须具备大马教育文凭(SPM )马来文优等的资格已实施了数十年,何以今天又出现医药公职国文资格的争议?政府医院的医务人员是公务员,当然要具备其他领域公务员所须具备的国文资格。

据报章报道,现内阁决定要求医务人员,包括见习医生与合约医生(外籍医生例外),都须具备SPM马来文及格的资格,由优等降为及格,却引来那么多人说三道四,笔者认为这争议完全没有必要。
许多持反对立场的人一定认为这是一道夸不过去的门槛,会令一些负笈海外学成归来的大马医药人才却步、外流。其实这些人低估了大马华、印裔年轻一代子弟的能力。
讲求实事求是
依笔者看,不具备此资格的属绝少数,包括部分独中生与外交人员子弟。其他修完中五才出国的大马优秀子弟,中五时考取SPM马来文优等那是等闲事,不能考获优等,及格总考得到吧!优秀生若连及格也考不到,那可是凤毛麟角,确为异数。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既然这项国文资格的条例已实施了数十年,而千千万万各族子弟也都能满足这项要求而成为公务员,我们有必要发表一些似是而非的“伟论”,去挑剔这项规定吗?何况现在只要求“及格”而不是“优等”!
作为拥有马来文优等资格的退休公务员,笔者倒想向有关当局建议,在不影响大局、不搅乱整个公务员体制的前提下,采取变通的办法,以实事求是的态度,为这一类隶属特殊情况的绝少数大马子弟提供一个解决方案,借此平息这场不必要的争议。
众所周知,语文的最主要功能是“沟通”,只要有能力沟通,有文凭无文凭实无关宏旨。马大在上世纪70年代,属于世界一流大学,当时在马大任教的学术人员,也可算是属于一流的学者。但当国文资格条例实施时,马大教职人员中竟然有一大批不具此资格者,还可能包括一些留洋的巫裔杰出学者。那怎么办?让他们离职吗? 这是既不可能,也不明智的做法。
那就实事求是吧!当时马大当局开办了在职训练课程,让这些讲师教授去上一个特为他们而设的专修马来文的课程。课程完毕后,举行一项评估测试,及格的,就当作拥有等同于SPM马来文优等的资格。不及格的来年再来过,再上课、再测试。就这样化解了当年的“危机”!
不能矫枉过正
马大当年采取的“变通”办法,现在大马有关当局可以仿效。其实,据前卫生部长说,类似的做法大马过去在面对医药人员短缺时也曾采用过。现在继续用,以解决这一类的极少数“特例”,有何不可?别忘了他们可都是我们大马人的优秀子弟。23人中还有11人是巫裔外交官的子女,像极当年马大的情况!
你说这23个大马人不能用马来语与人沟通,这11个巫裔子弟也不能讲马来话,那怎么可能?大马6年小学、5年中学,不论在那一种类型的学校(国际学校例外),马来文都是必修科。读了11年马来文,会恐怖到不能用马来话与人沟通吗?那只有白痴才可能会这样。白痴而又能考取医药学士资格,那肯定是天下奇闻。
总之,不要低估我们年轻一代的马来文沟通能力。维护国文地位是我们全体大马人的共同责任,但不能矫枉过正,节外生枝。笔者也希望一些维护国文地位心切的人士与团体,不要动不动就叫人家“移民”!
(作者为马大中文系前讲师、拉曼大学中文系前助理教授)
摘录自  南洋商报 /王介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