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最大党却不能平等制衡 魏家祥回赠火箭“当家不当权”

(真相网/陈家豪)行动党声称在希盟“平起平坐”,但在最高领导层“三大宝座”没有一席之位,就连实权领袖或顾问的“闲职”都不能赏脸让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挂个名丶拿个彩头。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把过去行动党指控马华“当家不当权”这句话,连本带利回赠给行动党,并质问火箭在希盟执政後出现分歧,到底谁能为民解困。

 

行动党手握36个国会议席(在大选赢得38席,但已失去2席)和超过90名州议员,公正党有28个国席丶诚信党有6席(以伊党候选人身分赢回来),而土团党只有区区一席(慕尤丁以巫统候选人身分赢得巴莪国席),火箭占有绝对性的份量,却是土团党的马哈迪成为最高领导人。

 

希盟开创世界政坛的先例,设有实权领袖丶总裁(或称名誉主席丶会长)和主席三个最高领袖职位,但都是公正党和土团党领袖出任,而马哈迪占有了具有决策和推翻决定权力的名誉主席。

 

不久前举荐诚信党副主席胡桑出任丹州大臣的林吉祥,却在希盟领导层毫无立足之地。试问,希盟高层召开会议时,林吉祥凭甚麽身分出席?日後他凭甚麽身分代表希盟指定各州大臣或首长的人选?他凭甚麽和马哈迪携手“救国”?

 

魏家祥指出,行动党过去一直在攻击马华,嘲讽马华在强盛时也不敢去争取丶自我矮化丶当家不当权,如今马华连本带利送回给火箭,因为行动党在反对党的国会议席中占了半数,为甚麽要屈就,在希盟三个主要领导职位却一个都没有。

 

他表明,假如同样情况发生在马华身上,相信行动党会说马华当家不当权,或马华只是点缀的角色。而且,检视他们过去几年来所讲过的话,过去他们强调反对党是平起平坐,但伊斯兰党就剃了其眉毛。

 

“虽然这是它的家事,但我们还是耿耿於怀它过去如何看马华,今天它要怎麽做,我们要交给行动党诸公去回答,过去话讲过了头,现在要怎样应对呢?”

 

魏家祥说,4大政党结盟,总该有一个真正和有说话权的领导,但希盟3大领导人“排排坐吃果果”,假如有意见分歧时该如何处理?它到底是几头马车,不知其所谓的实权领袖丶总裁和主席之中,谁的权力大?大选需要签署委任状,应该以谁的签名为准?

 

“到底是安华权力比马哈迪大?还是马哈迪说了算?由旺阿兹沙宣布的东西就代表其他人?这蛮有趣的;马哈迪说第八任首相人选将会是安华,那第七任到底是谁?至今仍扑朔迷离。”

 

根据林吉祥的回应说,希盟与国阵运作模式不同,因此不能做比较,行动党没有被边缘化,也没主导希盟,因为希盟是以共识为合作基础。

 

马华中央宣传局副主任刘桭国揶揄,行动党在希盟内遭受羞辱後,平时敢怒敢言的林吉祥为了颜面却还要为希盟“暖颊”,奴性尽显。

 

他说,行动党当初与马哈迪合作就已看得出他们为了私利,可以牺牲一切,包括党的尊严与多年来打造的党格,如今进一步证明华裔的重要性在希盟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85%的华裔选民把选票投给行动党,但火箭自我矮化,哑忍希盟排阵的耻辱,这是等於羞辱华社,也是出卖华社的权益。

 

刘桭国指出,行动党在民联时期欺骗华裔,指自己有能力阻止当时的盟友伊党落实伊刑法,最终事实证明行动党在民联的影响力是“零’,他们不能阻止伊党,而民联解散後,如今历史就在希盟重演。以他们如此处境与在希盟的影响力,要如何担保华社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