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火箭党要性侵女生 红豆兵泯灭人性攻击受害者

(真相网/程义)槟州21岁华裔女生半工读到酒廊工作的第一天,不但惨遭行动党党要性侵, 还被大批政治意味浓厚的网民施以网络霸凌,肆意侮辱这名女生。火箭网军“红豆兵”已彻底失去人性和正义,试问若是任何国阵成员党的基层涉及同样罪行,这些人还会说这种话吗?若是自己的女性亲人遭受羞辱,他们还会袒护施暴者吗?

 

这名女侍应报警指遭行动党支部领袖非礼案发生後,不只身心受创,也控诉支持行动党的网民对她作出不公平的指责。这些红豆兵的无礼和冷血言词,令受害者遭受二度伤害,网络霸凌者的恶行,与性侵犯这名受害者的恶徒同样可恶。

 

这名女生在某家学院就读会计文凭课程,一个月前考试结束,在等待成绩期间白天在霸级市场当促销员,晚上在夜店工作。

 

女生於7月6日第一天在土库街的夜店上班,行动党的前市议员藉酒行凶,要她陪同到停车场,她不知就里被对方带到偏处熊抱丶强吻丶非礼,并欲强逼她口交,她哭着拒绝,这名火箭党要手淫并把精液射在她的衣服上。

 

该名淫虫还想要赔钱了事,女生的家人坚持报警交由警方调查,揭发此案後各界震惊愤怒,但是,红豆兵却向受害者作出网络霸凌,侮辱她是妓女,令她不禁哭诉:“我不是随随便便的女生,不是靠身体赚钱!”

 

这些明显倾向行动党的网民口口声声指女生是陪坐丶卖淫,甚至诬蔑她是受到政党收买,无视她受到的伤害。请读者看看这些红豆兵的留言:

 

ChengKai Kok:收了钱的妓女?大选要到了,很敏感喔。

 

Jay Sean:不是想像中的“大碌”,所以才报警。

 

黄友友祺:做得陪坐就要准备遇到这样的人。

 

Jason Tan:这个白痴的女人为什麽不开车门离开?她根本是在讲废话!我觉得她是因为没有收到她想要的肉金,所以才报案。

 

Alvin Guan:为什麽这个女侍应这麽“痒”,竟然跟一名喝醉酒的人进入其车,她是想跟他回家还是上酒店?

 

Keong Teoh:被收买演出一场戏。

 

Alvin Low Low Alvin:夜店女郎喔喔。

 

洪憬元:这肯定是政治逼害,且含有“阴毛”。

 

Edward Lee:在她面前射精她都不跑,是不是有问题?

 

萧散人:老实说,像我们酱留意槟州政治的华裔,要出行动党印裔赏一般上来说还真的不容易。我想他们(酒店和女侍者)一早就认识的。

 

不少具有正义感的民众纷纷反击红豆兵的冷血言论,但不敌红豆兵有组织性和全天候的“专职攻击”。

 

有网民说:“一名弱质少女被一个印度壮汉性侵都已够悲惨了,上面这些行动党支持者竟然还丧尽天良,完全没人性的羞辱她,如果这名受害者是他们的女儿或妹妹,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会幸灾乐祸的骂她是妓女丶骂她Pussy丶因为嫌对方的阳具太小所以才报警?”

 

这起事件让人们看清行动党的网军是有组织性的行动,就连不幸遭性侵的华裔少女也不放过,他们宁可袒护一名禽兽不如的败类,只为了帮助行动党维持大选的胜算。

 

可悲的是,行动党一众声称捍卫女性权益的女议员,平日义正词严批评各种歧视女性的事件,但在火箭网兵霸凌一名性侵案受害者的二度伤害事件,这些“女权斗士”统统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