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舞剑,意不在行动党

社团注册局“突然”要行动党重选,一时间有些让人想不通,看不透。

要说“突然”,也不尽然完全没有依据。

根据报导,副首相兼内长阿末扎希早在2015年便在国会通过书面回复行动党芙蓉区国会议员陆兆福说,社团注册局还在调查行动党于2013年重选一事。

这意味着,陆兆福在两年前,知道了社团注册局仍在调查。所以,社团注册局要求行动党重选,行动党不会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那么,问题就在于,时间点了。

首先,行动党领袖跟首相新闻秘书东姑沙裡夫丁在本月初的文告战,看出端倪。

东姑沙裡夫丁在文告裡,挑起行动党的合法注册问题,触动行动党领袖的神经线,嗅到一丝不对劲了。

那么,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是由首相新闻秘书,先点出这个问题?

内长阿末扎希都已表明,他不插手社团注册局的运作,而社团注册局也都声明是专业处理这课题。

那么为何是一个非内政部也非社团注册局的人,先透露口风?即使说,首相新闻秘书有其管道知道这些消息,而由他抢先露了口风,就难免惹人猜疑,是有政治高层要整行动党。

无法吸取教训

其次,上届大选前行动党差点因为注册问题,无法派人上阵。结果行动党一度要借伊党党旗上阵。

当时行动党不但凝聚党内外支持者同仇敌忾的情绪,更令马华与民政在这课题上难招架。

如今,又是在风传大选前,又是社团注册局,又是火箭的注册有问题,又是无法用火箭旗帜上阵。如果真的又来这一招,马华跟民政恐怕心裡又要叫苦了。

如果说,整件事背后真的有巫统的影子,那么巫统没有理由不知道上届大选,这一招弄巧反拙。那么为什么现在又来这一招?

一种解释就是政治智慧不足,无法吸取教训。

另一种解释,就是巫统其实根本不在乎马华跟民政的战绩,他们这一回要整行动党,其实是敲山震虎,项庄舞剑。

敲的是行动党,震的是老马;同样的,舞剑的真正对象,也是老马。

巫统知道,他们真正的对手,是前首相兼前党主席马哈迪。而马哈迪在希望联盟裡能有多大的战斗力,关键是在替他抬轿造势的行动党。同样的,行动党也借老马之力,要开拓马来票。

这些都是巫统担心的。这达摩克利斯之剑,就悬在行动党头顶,怎会放着不用呢?

摘录自 中国报/ 许国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