歹戏拖棚

社团注册局指示行动党举行中委重选,但强调无意吊销该党注册。副首相兼内政部长随后发言声称,若行动党不遵照指示进行重选,将无法委派候选人上阵大选。

行动党的党选和注册地位问题再次引起关注,恍如回到4年前的505大选前夕,行动党因同样问题面临无法以本身标志上阵大选的风险,而差点用伊斯兰党或公正党标志竞选。但事实上,行动党目前的注册地位课题,并非新的事件,而仍然是4年前那场风波的后续。

有行动党领袖说,社团注册局事隔4年后才要求行动党重选,这是在刻意打压行动党,其实并不完全正确。第一,行动党的重选问题其实一直都未真正解决,注册局目前提出的问题事实上就是源于4年前的党选问题;第二,社团注册局也不是在4年后的今天突然指示行动党重选,因为自从4年前的行动党党选引发争议后,4年以来注册局也在跟进和调查有关问题,也跟行动党有互动。

一个自作聪明一个博同情

最近一次是在2015年,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曾在国会两次提问该党重选结果的调查进展,当时由内政部长阿末扎希以书面方式答覆,都表明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2015年3月19日,阿末扎希回答指出,儘管行动党已进行改选,但社团注册局仍不断接获有关重选的投诉,因此调查工作仍持续进行中;10月28日,阿末扎希的回答同样指出,社团注册局仍在调查行动党党选结果,理由是该党领导层并没有依据社团注册局的劝告採取行动。

随后在2016年,也就是去年,行动党中委任期届满,中委会议决援引党章所赋权力,展延党选18个月,以备战全国大选。不过直到此时,行动党的重选问题实际上是仍未完结。

换句话说,社团注册局看来确实在依法行事,而行动党党选的问题也确实由该党本身党员所投诉,但问题是国阵领袖操作这项课题的手法也不可谓不粗糙。

行动党的党选问题之所以在最近再次引起关注,就是首相新闻秘书东姑沙裡夫丁在7月1日回应行动党国会议员刘镇东关于首相纳吉的评论时,要刘镇东关注行动党的困境,包括面对被判为非法组织的风险。随后在7月7日,社团注册局就指示行动党进行重选,接着是副首相声称“行动党若不进行重选将被禁止参加大选”的言论。

持平而论,行动党本身党选出现错误,以及随后与社团注册局的互动和争端,当然不是东姑沙裡夫丁造成的;但在东姑沙裡夫丁重提这件事后,社团注册局紧接着就对行动党发出指示,这样一种巧合,自然很容易被解读为国阵阴谋,而行动党也极易从中换取民众同情。

行动党继续上演煽情戏码,加上国阵部分领袖自作聪明的粗糙手法,造就了一出票房愈来愈惨澹的歹戏拖棚。

摘录自 中国报/ 张以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