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比较烦

希联4党里,行动党最近比较烦,眼看第14届大选脚步越来越近,偏偏行动党内外竟闹起风波,宛如屋漏偏逢连夜雨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让人烦不胜烦。

先是甲洞区国会议员兼行动党元老陈胜尧,出席槟城锺灵校友聚会后,在网络上发表心情,提及槟城山林环保和海岸线问题,本来是条自我感慨有感而发的留言,偏偏这两个话题,是近年里槟州国阵热门话题,也是行动党主导的槟州政府软肋,一直以来,都饱受槟州国阵各成员党诟病。
陈胜尧的感言,不单如同火上加油,且有瓜田李下之嫌,当然是众矢之的,不过,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一句:“与陈胜尧失联半年”,却把事情复杂化,让人想法联翩。同在一个国家,同属一个政党,同处一个国会,究竟关系要到怎样地步,才会失联半年,让人瞠目结舌错愕之余,禁不住猜想:到底行动党内发生什么事?
坊间有人认为,陈胜尧的留言,是在不对的时间里,说出不合时机的事,等于在行动党伤口上撒盐,宛如自己将刀柄送到敌人手里,把行动党推向风头浪尖。不管有心或无意,都是不可饶恕,于是,疾言厉色痛斥者有之,冷嘲热讽笑骂者有之,把一个党元老当成敌人,忘了谁曾战战兢兢守着甲洞二十余载,把甲洞经营得滴水不漏。
山林环保及海岸线问题,是属于政务而非党务,陈胜尧的留言,理当视为一个外州人对于槟城的看法,至于陈胜尧的特殊身份,可以理解为党内元老对州政府的进谏,虽说这年头已不兴敬老尊贤,但不看过去的功劳,总也得念曾经苦劳,倘若整件事的处理,可以少点火气,少点敏感,少点煽风点火,那整件事的性质,肯定是另一回事。毕竟同室相伐,是亲者痛,仇者快,让人笑话的事。
再进一步的说,希联的目标是进驻中央,行动党身为其中一员,至少要容得下不同意见,假如一觉逆耳,就群起口诛笔伐,只会让人颓丧,始终在民主议会国家里,反对党是不可缺少的角色。
再来就是首相新闻秘书东姑沙里夫丁,认为社团注册局还未承认行动党中委会一事,惹来行动党将会被吊销注册疑云,虽然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未扎希已经矢口否认这项阴谋论,然而,当年在第13届大选前几天,社团注册局突然致函行动党,不承认2013年9月26日时选出的行动党中委会阴影,还是影响巨大。
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表示,虽然社团注册局在2014年9月22日,与行动党在法庭上取得和解,不再纠缠此事,然而,2015年3月,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未扎希却表示,由于政府接获新的投诉,所以得重新开启调查,不过,行动党之后多次试图联络社团注册局,但社团注册局没有给予理会。
如果行动党注册真被吊销,来届大选必须借用希联其他成员党名义上阵,对行动党来说,不是选民会不会接受的问题,而是要考验希联各成员党间,到底能不能风雨同路患难与共,这个世道,锦上添花是理所当然,雪中送炭就未必,假设真的有人不顾道义落井下石趁火打劫,行动党是要忍气吞声,还是拂袖而去?
从国阵非穆斯林成员党角度来说,最近也是十分的烦,当初只欠东风到后来还差一里的承认统考之路,结果是历经千山万水,却依然遥遥无期,反而希联四党青年团,日前浩浩荡荡联袂宣告,希联同意执政中央后,承认统考,且不要董总修改课程大纲,或纳入国家历史科。
有人吹毛求疵指出,希联四党青年团的声明,不能视为希联四党母体的立场,因为有关表态,尚未在希联最高领导层会议里通过。说起来,这顾虑也不无道理,毕竟承认统考这话题,总在适当时候,被有心人抬出来,敲锣打鼓大肆宣传,过后就千篇一律,不了了之。
当内阁在2017年7月5日一致通过,强制性要求所有公务员,包括UD41级医疗人员、合约医生和实习医生,都必须拥有SPM文凭马来文及格时,希联四党青年团的建议,无疑更让人耀眼,更凸显希联青年团众领袖的宽敞心扉,也让那些经常消费承认统考的有心人汗颜。
摘录自  光华日报 /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