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水难收

内阁决定撤回实习医生无需SPM国文及格的宽限是预料中事。在马来西亚,任何课题只要被政治化,准不会有好下场。尤其是当大马土著权威组织、柔马来遗产组织及巫统海外俱乐部等马来右翼分子插上一脚的时候。

所以当希盟青年团宣布原则上同意承认统考文凭时,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口中的那一哩路将会变成九曲十三弯,马来右翼分子会尽其所能,确保载着统考文凭的车子,永远走不完那一哩路。
在马来西亚,若想知道某个课题会否翻船,阅读马来报就可预测风向。马来报这次大玩“合约及实习医生SPM国文无需及格”课题,有先入为主之嫌,后果是加强马来社会的错误印象,以为这些实习医生多数会是非马来人。一位马来部长就通过推特说:“问题是有人民将国语视为马来人的语文,而不是国语。”此推文一出,回应包括指责这些人是沙文主义者、不爱国,以及建议关掉华小等等。
单是这种没有预先求证就下判断的偏见,就已为国民埋下分裂的种子,让过后浮现的事实变得于事无补。在这23名实习医生中,有11名来自马来家庭,他们因为父亲或母亲是外交官,长期在外国读书没报考SPM。
这是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任何不经求证就下定论的种族偏见,就好像一根火柴,点火容易灭火难,也容易对脆弱的种族关系带来伤害。
内阁这次的决定满足了民族主义者的需要,可是有关做法将加剧人才的外流,也让人再次见识了马来西亚政府朝令夕改的不良示范。久而久之,不论是外资或国民,恐怕都会对政府的施政失去信心。
实习医生没有SPM国文资格,其实无关不尊重国语。我国在2004年因国内缺乏医生,所以内阁才放宽条件,以吸引海外的大马籍医生回国。这才是真相,别动辄指责非马来人不爱国,或者怪罪于华小。
华裔家庭大多知道国语的重要性,大家都希望孩子能掌握国、英语。像我们这一代华人,好多吃过国语没优等不能进入国立大学的亏,都会逼着孩子放学后就上国语补习班。作为马来西亚公民,不懂国语真的说不过去。
坦白说,那23名实习医生其实很无辜,政府怎能如此呼之则来,挥之则去,这种做法犹如过桥抽板。当年国家缺乏医生,政府放宽资格吸引他们回国服务。今天医生过剩及面对有心人炒作的压力,就去改变游戏规则,对这些医生极不公道。
香港当年成立廉正公署后展开雷霆反贪行动,一度引发公署人员跟警察起冲突。为了消弭彼此的紧张关系,也为了宣示反贪的决心,当局于是在1977年11月5日颁布一项特赦令,宣布除了已落网被审问和被通缉者,其他在1977年1月1日前犯下的贪污罪,一律不予追究。这不是让步,而是解决问题的其中一个选择或手段。
政府可以重新检讨聘用资格,但应该学习香港做法,为新的措施定下一个实施日期,只针对未来或者是新的雇用者,而不是去追究在任者。国语固然重要,但政府也应该肯定医生们的专业。这些医生是来救人的,他们在过去13年来帮助了许多病黎。政府与其强逼他们考取国文资格,不如给他们更多时间去充实医学知识造福更多病人。
一个原本可以轻易解决的技术问题,竟然搞成大课题;经过内阁插手之后,问题看来好像已经解决了,但留下的破坏却更长远。覆水难收啊!
好政府绝对要做到取信于民!

摘录自  星洲日报 /郭清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