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是民族的灵魂

马来谚语“Bahasa Jiwa Bangsa”(语文是民族的灵魂)大家耳熟能详,记得它最常用来当校园马来文周的标语;即便现在每当政府或公民社会提及马来文的重要性时,这句马来谚语似乎也是必然的引用词!

不知为何,近来搞到满城风雨的医学系毕业生必须有SPM马来文科及格方可有资格当实习医生的风波,就是让我想起了这句马来谚语“Bahasa Jiwa Bangsa”。

当友人在社交媒体上不亦乐乎的大肆批判政府在这课题上如何的不公与偏差时,我扫兴的打岔问:试问世界上哪个国家的政府在招收公务员时没有对国语的掌握能力有所要求?同样的,又有哪个国家的专业团体对其会员的国语能力没有定下最低的执业条件?

对于政府规定欲成为公务员者,包括医学系毕业生需考取大马教育文凭(SPM)国文科并及格,当然各造有不同看法,支持反对声皆有。

但是相关的医药专业团体,如大马医药协会(MMA)的立场是鲜朋的,即赞同要进入公共领域的医生需SPM国文科及格,以免医生与病人沟通出现问题。

然而,其实最值得大家关注的并非医学系毕业生必须有SPM马来文科及格这风波本身,而是由其所衍生的课题——大家对马来文作为国家语文,以及一个马来西亚民族灵魂的态度。

无法掌握国语 外劳也不如

如玻璃市州宗教司拿督阿斯里就点出了人民代议士与国语的关係。他可是有话直说的呼吁选民在投选人民代议士时,选择懂得以国语沟通的候选人,还指无法掌握国语的国民连孟加拉外劳也不如。

是的,在大马立国半世纪后的今时今日,我们依然有人民代议士无法在神圣的国会裡,有效的以国语来表达自己的意思,更别奢望他们能在议会裡为人民发声,以及辩论经国大业的政策与法令了!

如果我们尊贵的人民代议士都面对国语能力问题,更遑论我们平民百姓了。其实,这也是每天在法庭上演的场景;许多年轻的非马来人(华裔和印度裔),在法庭上听不懂日常的国语,而必须依赖翻译员的帮忙来与法官沟通。更为反讽的是,帮他们翻译的华语翻译员很多可是读华校的马来或印度同胞!

这让人忧心忡忡的现象,其实持续多年了。记得几年前,不是有一项研究报告指出,604名参与马来西亚国民服务计划的华裔及印裔学员裡,有些学员即使受了整十多年的正规教育,却完全不能说流利马来语吗。

而根据马华的数据显示,马来西亚国内有至少20%的华校生因语文能力欠佳,在升上中学后因语言不通而无法完成大马教育文凭(SPM)的课程,这也影响他们进入学院就读而被迫辍学,而提早踏入社会工作。意即平均每5名国中华校生就有一人辍学!

华社对于华校生通晓三语的优势朗朗上口。无可否认,有少数10至20%精英或许也的确如此。但是,其馀的80%呢?华校生通晓三语这说法,究竟是事实,还是假象?

摘录自 光明日报 /许文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