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真不可“欺”?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上週日专程南下雪兰莪的八打灵再也,上午参与“我爱槟城”嘉年华与路跑活动,下午出席《人民首长:林冠英》自传漫画签书会,而在这匆匆的一日行中,他不知曾否抽空约见已与他“失联”大半年的民主行动党甲洞区国会议员陈胜尧。

当身兼行动党秘书长的林冠英上月21日回应陈胜尧在其脸书“为槟州大自然及民生发声”而引起党内外的热议时曾透露,他从今年初开始就联络不上陈胜尧,并表示有关事件“将会在党内部处理”,但陈胜尧随即反问:“要找我有很难吗?”

无论如何,林冠英此行显然是找东姑安南“算账”。他公开挑战这位联邦直辖区部长,若对方要把槟州列为联邦直辖区,就应到槟城竞选,而不是“懦弱胆小”的企图直接把槟城变成联邦直辖区,在不需竞选的情况下成为槟州首席部长。

(自东姑安南今年2月“衰多口”建议把槟城列入联邦直辖区以来,由行动党主导的槟州希望联盟政府至今已相继在槟岛及威省举办两场“我爱槟城跑”,并拨款在全槟45座政府组屋漆上“我爱槟城”的标志,看来有意炒作这个“假议题”,使之延烧至来届全国大选,成为声讨国阵尤其是巫统的其中一项竞选议题。)

其实,林冠英在上週六也曾表示,欢迎马华槟州主席陈德钦在来届全国大选上阵阿逸布爹州选区,他同时质问巫统槟州主席再纳阿比丁,敢不敢再在高渊国会选区与槟州人民公正党主席曼梳对垒。

在上週日向东姑安南叫阵后,林冠英同一天在吉隆坡指出,他别无选择的必须起诉《新海峡时报》及国阵策略通讯局副主任(司徒忠)所作出的“恶毒恶意谎言”,指控他隐晦地恐吓槟城人民,他若坐牢将会影响槟州政府所有福利政策。

与此同时,林冠英也针对民政党槟州青年团代团长卢界燊于5月29日召开记者会提及太子道交易课题,而向他发出律师信,指他诽谤,而採访有关记者会的《光明日报》及另一家华文日报也接到律师信,受促刊登道歉启事及作出赔偿。

林冠英斗志高战意浓

林冠英连日来可说是斗志颇高和战意甚浓,就在本週二,这回是槓上本地古蹟保存工作者陈耀威。事缘已有217年历史,被列为乔治市一级古蹟的椰脚街广福宫观音亭第四度重修竣工,而于上週三举行观音菩萨诸神护法圣像开光及安座典礼时,住持日恆长老(大马佛教总会会长)严斥非政府组织的古蹟人员在观音亭重修过程中曾施压,尤其是只凭一张非政府组织执照的陈耀威多番干涉及百般刁难;林冠英较后因而狠批陈耀威“欺善怕恶”,并质问他是否有胆量批评同样不合规格的清真寺,但他在本週二奉劝陈耀威致函乔治市世遗机构投报,一旦证实所指属实,负责观音亭修复的建筑师将受对付。(陈耀威回应时感叹自己过去因投诉各类不合标准的古蹟建筑包括华人神庙和清真寺,结果得罪了很多人。)

在本週一,林冠英持续“左右开弓”,一方面敦促交通部长廖中莱解释为何任由赛莫达(土着企业大亨)转售槟城港口而从中牟暴利,另一方面因不满东运会火炬传递至槟州却未邀请槟州政府参与,而抨击国阵政府似乎有意把东运会搞成国阵专属的“政治活动”。

“当年说要听人民的话,现在他要人民听他的话,我们都看错林冠英了。”当林冠英上週日“人在雪州”时,那些在柔府声援疑因反对在当地建立外劳村而遭“革除”柔府新村社委会主席的詹德荣之村民对林冠英所给予的“新”评价,不知有多少槟民会认同呢?

摘录自 光明日报 /刘汉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