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党大玩黑白脸游戏 前无去路就回头加入希盟

(真相网/林敬祥)纵观大马朝野政党领袖的党内言论空间,伊斯兰党可以说是最有言论自由的政党。该党容许高层领袖相互唱反调,甚至对呛挖苦,也不会因此而被纪律委员会传召问话,以伊斯兰党吉打波各先那区国会议员拿督马夫兹为例,这是一名亲行动党及希盟的所谓“开明派”领袖,马夫兹在党内失势,大权旁落后不甘愿退党跳槽诚信党,却留在伊党一直公开批判党领袖及政策的不是,却没有被惩罚及开除,若是发生在行动党,早就被当作毒瘤开除了。

但伊党类似“言论空间”却被观察者诠释为扮演黑白脸的高明策略,尤其是该党老二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所扮演的角色。端依布拉欣被行动党视为相应中庸及亲民联及希盟的“开明”领袖。他经常与老大哈迪阿旺唱反调,当哈迪阿旺的言论稍微倾向支持首相纳吉时,端依布拉欣就会跳出来批判巫统一番,亲希盟媒体也非常注重端依布拉欣的“唱反调”言论,往往抓紧机会放大端依布拉欣的新闻,企图借此制造伊党内部的矛盾及分歧。
例如,端依布拉欣指有关伊巫政治合作的说法都是空穴来风,因为巫统不会把赢得的席位轻易让给伊党上阵,伊党肯定也不会把所赢得的席位交给巫统。舆论认为巫统与伊斯兰党近年来越走越近,不时也传出两党将结盟的说法,但端依布拉欣总会适时跳出来玩平衡把戏,他说“伊斯兰党仍是巫统最大的竞争对手,两党不可能在政治上合作”
当巫统宣传主任安努亚慕沙指控,行动党渗透各个在野党安插意属候选人,但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反驳此说,反指巫统才是分裂伊党的罪魁祸首。
当林吉祥讽刺哈迪阿旺在一马发展公司课题上维护纳吉时,端依布拉欣也附和认为,巫统和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面对一马发展公司(1MDB)丑闻已无法招架,因此试图以TN50国家转型计划、掌掴事件、前警员隐瞒100万令吉佣金案等琐碎和煽情,来分散人民的注意力。
但是,不管端依布拉欣怎么说,他的意见仍然受到尊重,也没有受到哈迪阿旺护法的围剿。
马夫兹更是与行动党同一鼻孔出气,他甚至公开促请伊党雪州行政议员应辞职。他说,伊党在政治道德方面必须与公正党及行动党完全切割。马夫兹与端依布拉欣在伊党中扮演的角色,是跟行动党维持一定的私密合作关系,于人感觉伊党并不像完全已经倾向巫统,在这个节点上,伊斯兰党留了一条回归希盟的后路。
一旦下届大选的成绩出现希盟加伊党议席足以拿下布城的状况,伊党就可以名正言顺以哈迪阿旺以民为本,附顺民意的大理由,跟希盟组织联合政府,而行动党预料将再度漂白伊党,说伊党本质不坏,既然哈迪阿旺已经放弃跟巫统合作,行动党就不会拒绝跟伊党合作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