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马惠斥潘俭伟瞎子摸象 林冠英为100万卖掉槟州未来

(真相网/程义)行动党元老陈胜尧批评槟城海岸线改变及浮罗山背绿色减少的课题之後,另一名“主流派”的行动党国会议员潘俭伟却声称“槟城还是很绿”。曾任槟岛前市议员的非政府组织代表林马惠博士痛斥潘俭伟的说词犹如“瞎子摸象”,只摸到尾巴就说大象的外形像一条蛇。1

林马惠还揭露,槟州政府以区区100万令吉,就出卖了双溪阿拉一大片山坡地让发展商兴建600个单位的高级公寓,而且有43%土地的斜坡超过25度斜度,在1960年槟州土地保护法令下被列明斜坡而禁止发展。但是,槟州政府在2010年把土地卖给发展商,2011年便在发展商缴付100万令吉後批准公寓发展计划。
拥有金融丶经济及政治多学科学位的林马惠,代表非政府组织出任槟岛市议员,但他因不满州政府推动槟城交通大蓝图会对乔治市世遗区带来无可弥补的危害,多次公开发声抗议而被槟州首长林冠英视为眼中钉,最终林马惠於去年底愤然辞去市议员一职。
日前潘俭伟在升旗山观景台拍摄照片,宣称槟城现在还是很青绿,并感谢行动党州政府执政以来没有动过没有一吋森林保留地。对此,林马惠发表公开信质疑,槟城是否显得更绿色,到底该相信谁?
林马惠指出,丹绒武雅州议员郑雨周就曾认为,槟州的森林保护区并没有问题,但问题在於森林保护区以外的山坡。
林马惠不满的说,行动党的议员各说各话,人民到底该相信谁?谁才是对的?这是因为近视的问题吗?或者是魔术师使用变魔术手法来误导人们的眼睛?
与其他州属相比,槟城宪报上的森林保护区范围只有区区5101公顷,是全槟州的4.9%,主要是保护集水区,定义为海拔超过250英尺或超过25度的斜坡上的土地。但是,行动党州政府在遏制非法砍伐的工作非常差劲,有许多山坡被逼让路兴建房屋计划及道路,也造成州内的水灾问题越来越严重。
事实上,潘俭伟拍照的位置根本看不到槟岛全景,就草率作出“槟州青绿依旧”的结论。林马惠建议潘俭伟下次到访槟州时应该看看飞机窗外或车窗外的景色,不要像一个盲人描述自己摸到的部分大象身体。
他展示Kam Suan Pheng博士根据地理信息系统制出的有关地图显示,若站在升旗山的The Habitat生态公园内的观景台,只能见到地图上有显示颜色的局部地区,不包括地图上蓝色的地区,即位於南边的秃头山位置。
他指出,4年来秃头山仍旧秃头如昔,山顶已经兴建了一条宽阔的道路,人们在猜测山顶是否会出现住宅大楼,而且在桥梁的另一端,已有两座小山被采石场严重破坏。
他促请潘俭伟应到双溪阿拉丶丹绒武雅丶浮罗山背和威省等地实地观察,或者浏览非政府组织“槟城山坡观察”(PHW)的网站,才来发表言论。
林马惠揭露,双溪阿拉的一块山坡地是在行动党执政期间被贱价卖掉,Sunway发展商在 2010年购买了这块土地,并於2011年向槟城州政府申请解除这块土地的保护等级。同年12月,槟州策划委员会(SPC)在发展商支付100万令吉後,批准发展有关地段。
他指出,宪报後的槟城结构蓝图明确禁止敏感山坡的发展,除非是“特别计划”才能获得州政府的批准。上述案例显示州政府只有限保护宪报公布的森林保护区,槟城山丘及海岸却被肆意发展,对环境的持续性造成灾难。
部落客Lim Sian See也质疑,行动党如此急着要找钱来应付逐年暴增了500%的行政开销,甚至愿意牺牲槟城未来的环境和安全,就为了获得区区的100万令吉的收入?“槟州政府宪报” 明确禁止发展敏感山地,除非槟城政府将该项目列为“特别项目”,而由首席部长林冠英担任主席的槟州策划委员会,却允许在山坡地发展高楼公寓。
他形容,为了100万令吉而牺牲槟城的未来丶景观和安全,这是破天荒的便宜,也彻彻底底背叛了人民对林冠英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