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祥讥伊党将失丹政权 黄泉安恫言槟州或变神权州

(真相网/陈家豪)火箭领袖在华社和友族之间扮演“双面人”,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指伊党非但不能在来届大选赢得5州政权,可能吉兰丹政权也保不住。可是,该党日落洞国会议员黄泉安却恐吓华社,倘若巫统与伊党结盟,槟州很可能变天变成极端神权州。

槟州是行动党占有绝大多数议席的堡垒,槟首长林冠英和行动党议员丝毫不把人民和华社放在眼里,屡次违背竞选承诺和逼害槟州华团,罪行罄竹难书。
林冠英敢敢把水费调涨4次,还准备涨第5次;调整停车费制度变相起价;无须招标卖地说是“改变游戏规则”;2.2亿令吉付还“两岸三通”计划的咨询费但交不出报告;9年无法解决水灾反而更严重;首长向利益关系者半价买洋房被控上庭却不辞职候审等等。
不过,这一切弊端都不会改变槟州华裔选民对行动党的支持,火箭上下都有信心能保住槟州,国阵无机可趁。
唯黄泉安认为,槟州政权并没有如想像中稳定,倘若巫统与伊党结盟,加上民政丶马华及国大党有零议席的突破,那麽槟州很可能变天。
他发表文告说,巫统槟州联委会主席再纳阿比丁最近放话,指华社若再不支持国阵,那麽巫统不排除与伊党在第14届大选合作,不但要拿下国会三分二议席,还瞄准槟州政权这块“肥肉”,华社不得不防。
他声称,再纳阿比丁并非胡说,巫伊两党的合作早有迹像,只是一些人不愿意相信而已,而且槟州的政权未必想像中稳定,只要巫统和伊党的席位加起来有15席,再加上马华丶民政或印度国大党有零的突破,槟州的政权就岌岌可危。
“所以,成立巫伊联合槟州政府绝对不是玩笑话!再纳阿比丁也亲口承认,两党有可能合作,因此,不愿意看到世俗化的槟州变成极端神权州的人民须提防,否则槟城将一去不回头了。唯有唾弃国阵巫统和伊党,人民才有望保住世俗化的槟州和大马。”
他也谴责再纳阿比丁的这番言论,犹如向槟州华社发最後通牒,旨在恐吓选民。
黄泉安发表槟州变天论和极端神权州的言论,自己在恐吓华社却恶人先告状。他忘了历史上3度与伊党合作的不是国阵,而是行动党,迄今火箭和伊党依然在雪州政府同台执政,在槟州政府也有委任伊党州议员出任伊斯兰理事会主席的官职。
槟雪两州在行动党和伊党合作之下,有没有变成极端神权州,有目共睹,尤其雪州兴建东南亚首个和最大的“伊斯兰城”计划,以及槟州执政後拨出4亿令吉予伊斯兰事务,对伊斯兰的发展贡献良多。
行动党一面与伊党合作执政,但林吉祥却嘲笑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的领导下,可能会使伊党失去堡垒区的丹州政权,就好像2004年大选时,失去登州政权一样。
他说,哈迪阿旺自夸伊党在来届大选赢得5州政权,可是在他的领导下,伊党能否稳住自1990年就拥有的丹州政权仍是疑问。
在5月的伊党全国大会上,伊党宣布除了要继续执政丹州,还表示有信心赢得登嘉楼丶吉打丶彭亨和雪州政权。时任伊党青年团团长聂阿都说,如果伊党愿望成真,那麽他们将会在有关州属落实更严厉的伊刑法。
难道黄泉安也和林吉祥“失联”了半年,就像林冠英指控发表“槟州绿色变少”的行动党元老陈胜尧和他失联半年一样?
行动党与伊党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以及伊党到底会把槟州变成神权州或失去丹州政权?林吉祥和黄泉安应该私下会面达成共识,统一说词才来发表文告,以免混淆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