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也可制衡任何政党

一句话,民众对政党有所求,可以是因为失望绝望,也可能是“恨铁不成钢”。民众批评政党,是政治民主里的游戏规则。民众可以期望政党制衡其他政党,民众也可以通过各种管道制衡(或者说“教训”)任何政党,岂有规定民众什么政党及其领袖都可批评,唯有行动党不在被批评的行列的道理?

要是如此的话,何不干脆把民主行动党改名为“独裁行动党”(Dictatorial Action Party),直截了当的告诉大家只有行动党能发号司令,行动党是不可被批评的;不要披着“民主”两个字来忽悠民众。
丘博士自封“群众演讲家”,但客观来看恰当的称呼是“群众煽动者”。不管是演讲还是发表政治评论,以“动之以情”为主线,严重缺乏的是“晓之以理”,当然也就没有所谓口德了!
这个“情”字,指的是情感、情绪、感情等。我们当然知道,“动之以情”是演讲的非常重要的元素,而要煽动听众特别是那些已经对诸如巫统等政党有偏见的听众,“动之以情”的手段,更是无往而不利。听众要的不是要增长见识,而是为了坚定已经存在的偏见。毕竟,现实政治牵扯错综复杂的利益冲突,煽动者的责任就是把课题简单化,为听众脑海里设下狭隘的条框,对政治课题就是根据这些狭隘作出反应,这在心理学叫做“条件反射”(conditioning)
丘光耀明显的是对“键盘激进派”的针锋相对方寸大乱,他在4月14日发表《“华人投废票”再批判》,搬出他的“祖师爷”马克思为自己壮胆,漫骂那些“华人鼓吹华人投废票”是政治废材、民族废青。这两篇文章,一言以蔽之,是为民主行动党的斗争讲话,并不是为广大的华人说话。
摘录自  大马华人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