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丑闻之王”?

政府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彻查国家银行外汇交易蒙受100亿美元亏损的事件,勾起了人们对国家这30多年来许多丑闻的记忆,若要全部追查,牵连极广。

马哈迪奉行权威统治,导致民主倒退,所以其任内发生的丑闻多不胜数,一宗比一宗离奇。
马哈迪在1980年担任副首相时,内阁批准秘密的锡市操控计划,政府在1981年全年通过马明可公司进行现货和期货买卖,不料锡价崩溃,国家损失了2亿5300万美元。马哈迪迟至1986年,才承认此事。
马哈迪在接任首相後,推出进军重工业的计划,成立了柏华嘉钢铁厂,最终亏损了100亿令吉。他在2002年才坦承犯下太多的错误,所托非人。
1983年爆发香港土着金融25亿令吉失信案,根据早前解密的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文件,马哈迪被指涉及这起金融丑闻。
挽救马航也折损国家许多资源,在达祖丁领导的7年内,马航累计亏损80亿令吉。2001年,马航面临清盘危机,股价从每股8令吉跌至3.68令吉,当时马哈迪以8令吉,耗资18亿,从达祖丁手中买回32%股权。
此外,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46亿令吉弊案也成为无头公案,被控者无一被定罪。
发生那麽多丑闻,马哈迪还是老神在在,因为三权分立制已经倾斜,特别是茅草行动大逮捕丶关闭三家报章,削弱了监督政府的第四权;司法危机革除法官,则降低司法机构的地位。一连串行动,造成行政权膨胀,再加上种族政治,人民不关注弊案,缺乏问责和法治精神,以致国家为这些无头公案贴上千亿令吉,政府负债累累。
老马时期弊案那麽多,也与当时巫统政策脱不了关系,因为老马要致力栽培土着企业家,因此把许多工程分发给有政治背景的公司,催生朋党资本主义。
在1987年巫统党争中支持B队的新山国会议员沙里尔曾经说过,贪污朋党与贫富悬殊并非新经济政策的产物,这些不良的现象皆是马哈迪的领导所造成的。
因为行政权膨涨,政府机构已无能为力,难怪国行前总裁洁蒂指出,处理一马公司(1MDB)案,是她任内“非常艰难的时刻”之一;而调查国行亏损事件的专案小组主席莫哈末西迪则表示,皇委会更有实权,可以翻查相关文件丶挖掘更多内情。
但是,设立皇委会真的能够让真相水落石出丶正义获得伸张?我还记得阿都拉出任首相时期成立的警察皇委会,目的是要打造世界级的警察服务,不过,最重要的建议,即成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CPMC)却胎死腹中。
首相纳吉在2012年6月1日宣布设立皇委会,调查困扰沙巴多年的非法移民问题,皇委会报告在2014年5月14日提呈给国家元首後,相隔6个月,报告才於12月3日对外公布,内阁过後成立一个由拜林领导的工作委员会,以研究皇委会报告的建议。
皇委会是指出了政府机构的弱点,但至今没有人被控;皇委会也无法确定“身份证计划”的存在及点名谁应为此负责。
调查弊案不能选择性,不能只有政治考量;而政府也应该有政治勇气,贯彻政府内部的廉正,联土全球(FGV)主席依沙辞职後,随即被委为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代主席,就是不良示范。
马哈迪留下的“政治遗产”祸害甚大,以致无头公案从未间断。只有修复被破坏的体制,才有可能让丑闻画上句号,但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摘录自  星洲日报 /林瑞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