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根本不具备改变现状的能力

看来,火箭的辩护士丘光耀,代表的也正是火箭的党文化黑暗的一面,不懂得自我反省还罢了,竟然还敢大骂“老板”(要选票的时候说“人民是老板”,得不到选票的时候就乱骂“老板”)。最让人啼笑皆非的,还是他在文章中对华人投废票的批判所提出的“八问”,要“那些鼓吹投废票的华人废材实事求是的回答我”。

按简单的逻辑思路来看,丘博士要“华人废材”实事求是的回答他的“八问”,其实是自贬身份。他为什么竟然把自己的水平降到与“废材”一般?还是那句话,他的“内家拳法”真的不行,而他的“八问”倒是有废材的水平,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都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将他们彻底粉碎。
丘博士的“八问”为:
1. 请问「华人鼓吹华人投废票」,会有助于衝破当前巫统当道的马来种族威权体制吗?
2. 请问这会有利于抵御伊党和巫统相勾结所推进类似355法案的原教旨主义施政吗?
3. 请问这会加快独中统考文凭的承认,会迅速且公平地给予华小制度化拨款,会让非马来人在这片多元民族的国土上更快享有民族平等的待遇吗?
4. 请问这会促进各种恶法的废除或修正吗?会有利于马来西亚早日衝破威权体制的桎梏,转型成为一个自由的国家吗?
5. 请问这会有助于早日清算大马的「制度化腐败」,让一马丑闻水落石出,让全球臭名昭彰的犯案者绳之以法吗?
6. 请问「华人鼓吹华人投废票」会有利于中央集权的大马联邦体制,更平等地对待东马的两大邦,从而爭取沙砂更大的自主权吗?
7. 请问这会否错过了马哈迪在马来甘榜掀起的马来海啸,一举淹没巫统的难得歷史机遇?以及错过了建构李敖所谓「壮大乌龟打王八」的制衡机制?
8. 请问「华人鼓吹华人投废票」,是否会让其他民族误解华人的「政治醒觉」在纳吉政权最腐败的时刻居然大倒退,甚至怀疑华人作为公民没有尽公民责任,和其他民族一道奋起推翻腐败的暴政。难道被视为「外来者」的华人,准备要「再移民」?
对这“八问”最有力的驳斥,只需要反问一句:投行动党一票,上述“八问”都可以迎刃而解吗?
不具备改变现状的能力
所谓的路遥知马力,很多人都看到行动党这近十年的“强大”,却根本不具备改变现状的能力,更不用说有“乌巴”的政治意愿。它不是不为,是不能也!
况且,丘博士也在文章里无奈的道出国情有别,在“大马这个马来种族主义当道的野蛮国家,以华裔为主要支持力量的行动党,为何50年来都不敢诉诸更强硬的抗争路线。”就此,他认为那些批判行动党斗争不够激进的“法家”都是历史虚无主义者,抽离了大马具体的历史和现实脉络。
我们都知道,行动党向来最喜爱批判的就是国阵领袖的“国情论”—也就是我国的历史和现实脉络。而丘博士以无党籍“超人”的身份,却俨然以行动党宣传一把手的姿态,告诉大家行动党也受到“国情”的牵制,无法采取激进的抗争路线,原来与国阵的马华民政及人联党是“同病相怜”!
可是,行动党不是一直鼓吹大家不要受“国情论”的限制,追求“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人”的理想吗?现在为何与“当家不当权”的马华同一鼻孔出气呢?
对那些鼓吹投废票的,他声称他们“也只不过是在华社的网络世界中叫嚣,其他语文源流的网络根本不晓得他们的存在。所以,他们的目的性很强,就是冲着行动党而来,直接或间接为国阵的华基政党服务,而不是教训在反对党阵营中如伊党那样的机会主义者。”
这是行动党“八股”文宣的典范之一:为什么批评行动党,不批评其它政党?批评行动党,就是为国阵的华基政党服务?
摘录自  大马华人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