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星封神

备受敬仰的行动党已故主席卡巴星(1940~2014),被拥有60余年歷史的安顺天峰宫安為神明,以“拿督加巴星”之名供奉,让善信膜拜。卡巴星“封神”,顿时成了城中佳话。

这尊“拿督加巴星”的造型,著黑西装,打领带,脚下踩著虎皮,不失其生前“日落洞之虎”的威严。

地方贤达、国家伟人等对社会有巨大贡献的人士,在死后被尊奉為神明,受人膜拜,这在华人民间传统信仰中,本来就是教化系统的机制之一部分,早已有许多先例。道教和华人民间信仰世界裡的许多神明,其原型其实都是人,在死后经由“封神机制”,由人转化為神。

而非华族人氏在华人民间信仰中被升格為神,在马来西亚也并非新鲜事。本地拿督公的崇拜,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一般认為,马来西亚的拿督公崇拜源于两种信仰系统的结合与融匯,第一是华人先祖下南洋时从中国引入的土地神崇拜,第二则是本土马来人土著的原始泛灵崇拜。

原始信仰被华族吸收

中国人或华人的土地神崇拜源远流长,至今在中港台仍是民间极為普遍的信仰,“土地公”是土地神的通俗称谓。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华人社会,土地神崇拜同样拥有许多信眾。在马新两地或东南亚其它华人/华侨聚居点,土地神的形式或名称一般上包括大伯公、社稷、后土、地主、唐蕃地主,以及拿督公等。

在兴都教、伊斯兰在东南亚地区兴起和传播之前,本地马来土著社会和世界上许多部落族群一样,盛行的是原始泛灵信仰。马来土著原始泛灵信仰的内容包括对地方守护神的信仰和崇拜,守护神所在地称為“圣跡”(Keramat),如德高望重的老人死后埋葬的坟墓,或者老树、巨石、蚁坵等大自然之物。

当伊斯兰在马来土著社会中居于主导地位后,原始泛灵信仰已没落。但经过华人民间信仰的吸收、改造和转化,与中国传统土地神崇拜融会贯通,形成了今天马来西亚华人民间的拿督公崇拜。而拿督公的一般造型,仍保留马来土著甚至穆斯林的形象,如穿著沙笼、手握马来剑、头戴宋谷帽等特徵。祭拜拿督公的供品包括鲜花、檳榔、栳叶、烟草、鲜果与蜡烛等等,也禁用猪肉拜祭。

融合华巫两种身分

上面提到的“唐蕃地主”其实就是唐地主和蕃地主的合称。唐地主,就是华人地主公,或直称地主公;蕃地主,就是非华人地主公,也就是拿督公。

砂劳越诗巫市的永安亭大伯公庙,建于19世纪末期,是诗巫人的公庙。庙前有一棵大树,树下有拿督公坛,坛上有三个塑像——马来人造型的神像居中,两侧者则是华人和印裔穆斯林造型的神像。这座神坛的佈局,充分展现本地华人唐蕃地主崇拜的特色。

单看拿督公这个名字,就说明了华巫两种文化身分认同的融合——“拿督”是马来文datuk的音译,而“公”就是纯粹的中文词汇。

Datuk和公的意义几乎完全一样:第一,祖父的称谓;第二,对德高望重、有智慧的老者或长者的称谓;第三,Datuk是马来王国封臣、长老、酋长或贵族的称谓,而“公”同样是中国封建王朝时期的传统封爵,即公、侯、伯、子、男当中的一个。

摘录自 光华日报 /张以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