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拒答多付10倍大道咨询费 交由纳兹里亲信反驳国阵

(真相网/程义)国阵质问槟州政府为何建设3条大道的咨询费竟高达2.2亿令吉,比马来西亚工程师委员会在宪报公布的规模顶额费用还要多出了10倍。这个问题关乎州政府是否涉及滥权贪污,但槟州首长林冠英拒绝亲自解释,而是指示Consortium Zenith财团总裁再鲁解答。

再鲁正是巫统旅游部长纳兹里的亲信,也是巫统党员。纳兹里与林冠英之间的“超友谊关系”则是有目共睹,林冠英把价值63亿令吉的“两岸三通”计划让纳兹里分得一大杯羮,单单是该计划的“可行性研究费”,便高达3亿零500万令吉的天价,难怪纳兹里愿意“两胁插刀”,力挺林冠英是好人。
早在2011年11月,时任首相署部长的纳兹里出席大马50强企业大奖颁奖典礼时,大赞民联州政府的表现,并要林冠英放胆进行三通计划,而他愿意成为州政府与中央政府合作的桥梁,也愿意与林冠英一起成为某些人口中的“疯子”。
纳兹里在致词时也一直称林冠英为“我的好朋友”,多次支持林冠英所提及的政策或言论。原本要提早离场的林首长,等待纳兹里深夜11时致词完毕後,上台与纳兹里互相拥抱。
2011年,林冠英向国人介绍北京城建集团(BUCG),指这家公司曾承建奥运国家体育场“鸟巢”,堪称中国数一数二的顶尖公司,也是隧道工程的佼佼者云云。随後,林冠英指定北京城建必须与本地公司组成财团,才能竞标三通计划。
为此,北京城建联同中国铁建,与本地公司组成联营集团(Consortium Zenith BUCG),顺利标下63亿令吉的三通计划。
Zenith BUCG的主席,就是纳兹里的亲信拿督再鲁阿末,文件显示,Zenith持有联营集团的99.13%股份,因为中国铁建已经退出,而BUCG去年因涉及工地吊鈎砸死女车主一案,已经被林冠英指示“滚出槟城”,也放弃剩下0.0057%,还有另两家小公司微不足道。
这意味着,总值高达63亿的三通计划已完全落在Zenith手中。林冠英也毫不吝惜让Zenith享用大蛋糕,2.2亿令吉的大道咨询和设计费已是悉数过帐,但是,拖到今时今日却一寸道路都还没有开始兴建。
国阵策略通讯团队刚揭发,2016年槟州公共账目委员会报告显示,槟城海底隧道计划3条道路的设计和咨询费用,单单是可行性报告费用就高达3130万令吉,大道设计费用为1亿7750万令吉,总计2亿875万5080令吉。
这个项目原本应该在2015年开始兴建,一再拖延之後,槟州政府答应有关大道会在去年动工,但是已经推迟了一年,直到今天都还没有开始建造这3条道路,延迟到2018年中。
面对国阵的质询,林冠英告诉记者,他不想回答国阵为什麽大道的咨询费超过限额的400%,他说下次才回覆。
林冠英在记者会推出再鲁反驳国阵策略通讯团队的的指控,再鲁说,工程师协会(IEM)槟城分会告诉他,说研究报告的价格并没有超高。“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的可行性研究与详细设计费用,2015年已提呈予大马工程师协会槟城分会,有关费用已被指属合理,符合大马工程师协会订下的费用范围。
再鲁也承认,由於他本身来自巫统新街场(Sungai Besi)区部,因此他不会起诉国阵策略通讯队的领导人阿都拉曼达兰。
知名部落客Lim Sian See说,马来西亚工程师委员会(BEM-Board Of Engineers Malaysia),是一个合法法定机构,这与再鲁口中的马来西亚工程师协会 (The Institution of Engineers Malaysia, IEM),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BEM是在1967年工程师注册法令(1987年修订)下的法定团体, 主要职责在於促进工程师的专业注册与执业监管,从而保障公众的利益与安全。
一个行业的协会不能与与法定的委员会比较,但林冠英却说,国阵计算方式犹如拿橙和苹果比较,或拿3轮工具和4轮工具比较。
林冠英鱼目混珠,把工程师协会和工程师委员会混为一谈,企图瞒天过海,到底谁才是拿橙和苹果比较?
林冠英由始至终拒绝解释,反而以高明招数“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交由巫统党员再鲁去反驳国阵的指控。林冠英还说,州政府是公平的,即在公开招标中是“价低者得”,州政府不因再鲁的巫统党员身份而拒绝与其合作。
如果州政府是真的公平,林冠英是否会公开说明再鲁和纳兹里之间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