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了再说?

在某快餐店內,笔者和友人用餐时,隔壁的一座餐檯上,有4名年龄约莫30至40岁的男子,正天南地北的畅谈趣事,谈笑正酣之际,他们的话题竟起了变化……

甲君:究竟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说得出口?
乙君:怎么了?
甲君:就是哪个曾经告诉我们,为了下一代,要改变的在野党领袖……今日,他们父子俩在报章上说「要推翻现有政权,只要支持那个老人家」,爸爸则说「贏了再说」。
乙君:就是,他们曾告知我们如何追梦,才会有明天。若干年后,父子俩的口吻翻覆致辞,真叫人无奈。告诉我们「贏了再说」,让人感觉不负责任。
甲君:是的,此等说法,恍惚剖开那曾经的信誓旦旦,告诉我们所有的诉求,全完是求取私利的手段,除此以外,看不出「改朝换代」中,还有人民的影子。而听从他们,机械式的投票,就是我们唯一的出路。什么要改变,就不该要有洁癖,根本就是幌子,难道我们明明知道某人是种族主义的最大推手,也只能在「贏了再说」的概念下,不问后果,去豪赌一番。
丙君:哎呀,你还看不清楚吗,自从该盟共主鋃鐺入狱后,所谓的正义、理想、已经彻底被顛覆啦,为国为民的说辞,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往后的道路,该如何走,各位自求多福啦,伟大的政治术语,只有某些特定群体,才会深信不疑。乙君:理念隨风消逝,空有驱壳一堆,没有灵魂,没有格局的所谓联盟,能否有当年之勇,已经与君无缘;如今,世界的政治局势,套用民碎主义的竞选方式,仿似已被从政治绑架中醒觉的选民,看得一清二楚,拿不出条件信服他人的政治联盟,其最有利的卖点,也剩下「贏了再说」这些说法;人民所期待的政纲、方向、目標、理念,说穿了,也不过是语言偽术,不听也罢。
丙君:哎呀,当一个团队丑態毕露后,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民眾高度的检视,口水政治,撩动民粹,信口雌黄,已不能再轻而取信于民眾;假如,勉强的循环使用那些曾经的伎俩,稍一不慎,支持者將流失更多,言简意賅的贏了再说,是一种保险又不落俗套的说法,大家听了,即使不同意,也不会过于反感,多有智慧的说辞呀。
甲君:遗憾的是,人民所追逐的梦,一晃9年后,却如梦初醒,热情、热血皆被消耗殆尽,倘若,此时呼应在野党的號召,支持曾那位曾被贬得一文不值的救世主。当梦醒之时,会不会又恨错难返,还是一个未知数。
坐在靠墙的丁君,忽然打破缄默,脱口说出一个字「笨」。
4人目光交投,似是从「笨」字中,找到了可圈可点的理由,神情佈满感叹;良久,甲君说:最重要还是,看到在野联盟中最大党的老资政,能拥抱一个被他臭骂22年的老耆英,真叫人感觉不是滋味……
笔者和友人听罢四人的真心对话,四目相投,心中惊叹,9年的朝野政治恶斗,让很多人民已经成熟了不少。
摘录自  东方日报  / 李的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