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招或棋局

土著团结党名誉主席兼前首相敦马哈迪,在东京接受当地媒体专访时提及,希联若没适合首相人选,他不介意出任短期首相,条件是必须所有人都同意的情况下,不过,当前首要目标,还是领导希联在大选中获胜。

希联共主兼公正党顾问拿督斯里安华,在莎阿南法庭出庭时受访,直言希联首相人选一事,还轮不到马哈迪决定,必须取得希联各成员党共识,才能决定;反而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急不及待就发表文告表态,诚信党认同安华及马哈迪,有能力在希联执政后,担任此要职。
诚信党的文告写得四平八稳,究竟最终后果会是左右逢源互利共赢,抑或会是两头不到岸,弄个里外不是人,这就得看事情是朝那方面演变,行动党虽说表明立场始终如一,但言辞竟然苍白无力。
普遍上,很多人都认为,马哈迪的毛遂自荐,背后藏有不少政治后招,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马哈迪此举,是在为其儿子慕克里铺垫朝向首相一职之路,这些人认为,虽说是短期首相,但若有心,凭敦马的政治智慧,还是有很多游戏可以玩,提出这些论点的人,明显不会是敦马支持者。
只是这些人把希联四党看得太过简单,以为都是吃素的善茬。其实,就算敦马真的心怀此意,想要扶植其子,也未见得希联四党愿意任他予取予求。再说了,土著团结党里还有一个慕尤丁,人家好歹也曾经身居过副揆高位,说什么也比只当过半届州务大臣的慕克里来得资格深。
也有人以为,马哈迪曾经为相22载,以目前国内经济状况,我国的确需要一个有经验者,来为国家经济把脉,这群马迷却忘了一个关键,国家今日状态,敦马或多或少都得负上一些责任。
还有不少人愤愤不平,偌大一个希联,窮四党之力,难道还找不出第二个人选,非要老将重作冯妇?可惜的是,现实就是如此残酷,整个希联拨来翻去,除了安华,又是安华,比照国阵还能推出了个希山慕丁,希联从民联时代一路走来,对于安华接班人的培养,的确一片空白!
马哈迪生于1925年,现年92岁,从1981年从敦胡申翁手中接过相位开始,至2003年让位敦阿都拉为止,其间担任首相22年,到目前为止,他是我国在位最久的首相,虽说这些年,敦马是退而不休,经常针对局势发表一些个人意见,然而,这会是敦马选择赤膊上阵的动机及目的吗?
按照我国选举条规,第十四届大选应当落在2018年,除非首相提前解散国会,而根据一些政治观察家调研所得,来届大选,在野党优势不在,甚至可以说,来届大选将会是308、505后,在野党最没胜算的一征。在这种情况下,敦马突然自荐出任首相一职,是对自己魅力太过自信,以为敦马一出,可以做到谁与爭锋,然而,这种自我膨胀,无疑是开自己玩笑,倘若一个不幸,希联惨败,或是执政无望,敦马分分钟就晚节不保。试问纵横政坛几十年的敦马,难道还不懂君子不立危墙下的道理?
无可否从,敦马在马来选民里,拥有不可忽略的影响力,尤其是在乡村一带,而这些乡村地带,大多数属于巫统传统票仓,308、505时,希联千方百计苦攻不下这些堡垒区,导致改朝换代功亏一篑。
倘若敦马放话染指首相一职,完全是个烟幕,目的是想动摇这些乡村票仓的民心,企图釜底抽薪,想在这些乡村票仓里,取得突破性改变。凭敦马往昔在此间声望,相信必然有所斩获,问题在于敦马改朝换代的决心,是否如斯坚决?
敦马这回骤然挺身,到底是年老昏庸不甘寂寞,胡乱出昏招,还是经过深思熟虑,正下着一盘大棋,相信时间会是最有力的说法!
摘录自  光华日报 /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