扔掉坏苹果,保留好苹果

从1980年代到2000年代出生的青年或千禧一代,占了马来西亚人口约720万人。在投票权方面,他们的政治力量不断增长

不幸的是,仍有400多万名马来西亚人尚未登记成为选民。
我们可以指责缺乏让大马公民自动登记为选民的政治制度,但是这个数字显示,许多人对投票不感兴趣,更不用说参与施政了。选民登记在我国仍未自动化,但登记成为选民的程序,也不是想像中困难。
当然,如果我们总览参加各场示威的人数,以及人们如何在社交媒体分享和评论,就可看出仍有很多青年关心国家。尽管他们在社交媒体分享的内容是否真实仍有待证实,但在数码世界中大量的议题讨论,反映了他们对国家的关心。
近年来,我与来自不同背景的青年见面时,有很多人谈论政治和施政。但是,我也发现部分青年对政府的认知令人不安。
我曾遇见不会区分地方政府、州政府和中央政府的人,遑论每个政府所管治的范围。
我曾遇见不会分辨国会议员和州议员的人,遑论他们的角色和责任。
我曾遇见无法区分不同政党的人,更遑论各党的政治理念了。
我怀疑他们能否在选举中,做出他们所确定的决定。
随着千禧一代选民日趋成熟,他们当中可能有人已经投第三次票了,这是年轻人开始过渡到履行责任的选民的年龄;他们必须了解不同层次的政府、人民代议士的角色以及他们所代表的政治理念,而非因为我们不喜欢另一个政党而投选对方。
唯有这样,无论谁在哪一个选区胜出,我们都可以选出有效率的政府和反对党。
我们身为年轻的选民,必须学习如何务实地改善国家,而别成为政治棋子。
我们别被花言巧语愚弄,这些甜言蜜语通常是不切实际的。
看看民主行动党一路来如何玩弄政治吧。在1990年代初期,他们拼命反对伊斯兰党和他们的伊斯兰教议程,两党就像死对头。
然后在1998年,行动党组成了包括伊斯兰党在内的替代阵线,但在911恐袭后,他们意识到即将失去害怕伊斯兰国的支持者,而离开了替代阵线。
2008年,他们再次回头与伊斯兰党和公正党结盟,组成人民联盟,随后他们在选举中挫伤了国阵。
今天,他们再次因355法令修正案与伊斯兰党划清界限,并另组一个没有伊斯兰党的新联盟,即希望联盟。
审视行动党和伊斯兰党的分分合合;通常都落在大选将近的日期。很明显,这些都只是为了赢得选举而做出的动作。
还记得行动党如何在2013年选举中玩弄课题,表示可能在伊斯兰党的旗帜下竞选吗?以及他们如何说服非穆斯林投票给伊斯兰党吗?
现在,伟大的林吉祥更可以握住敦马的手,两人在成为近半个世纪的死对头后,决定组成政治联盟。
我们是否应该把希望投放在一个不断改变立场、不断关注对手的弱点、所作所为只为了赢得选举的政党?
他们执政槟州9年以来,我们看到了许多双重标准、不守承诺的做法,而且似乎只有一小撮的政治精英和企业受益于槟州政策。
国阵可能不完美,国阵当中也有坏苹果,但是我们需要因而放弃所有的好苹果吗?不管哪个政党,都应该抛掉坏苹果,保留好苹果。这么一来,我们就不必担心谁赢得选举并组成政府。
摘录自  光华日报 /黄志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