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展现国阵精神

在全国实行旅游税课题上,旅游部长纳兹里再度向同僚出言不逊,讥讽砂州旅游及文化部长阿都卡林是“没有经验的新人”,引发砂州政府退出大马旅游局的局面,也引起来自东马的多名联邦部长加入骂战,斥责纳兹里没有国阵精神。

这场闹剧最终草草落幕,纳兹里拒绝收回言论,旅游税也势在必行,难怪有人说这只是一场“皮影戏”,為即将举行的埔奕州议席补选“热身”而已。

东西马两岸的国阵成员关係闹僵,像斗鸡般互啄羽毛,两败俱伤。令人惊讶的是,在过程中表现得最有“国阵精神”的高官并非来自国阵,而是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

过往中央政府推行任何新税务,行动党不管三七二十一都会反对到底。不过,也是檳州首长的林冠英对旅游收相对宽容,只求纳兹里能展延落实,以及保证税收将回馈给州政府发展旅游业。

立场让人出乎意料

这原本是攻击政敌的大好机会,但林冠英温和大方的“打圆场”,难得展现了高度的政治成熟和智慧,与人民平时熟悉的“斗鸡型”政治风格判若两人。

纳兹里指旅游税制7月1日起落实后,已实行向游客征收住宿费州属,必须停止征收这类税款,以免出现双重征税。檳州早在2014年起征收酒店住宿费,还有马六甲和浮罗交怡酒店也各自征收文物费和旅游税,这三地业者首当其冲。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林冠英并没有破口大骂中央政府“政治逼害”或“侵犯檳州主权”,也没有批评旅游税加重人民负担和打击旅游业,只是轻描淡写说不会废除住宿费,造成双重征税的是中央政府,并不是州政府。

如果旅游部长并不是纳兹里,恐怕林冠英不会这么“顺摊”(粤语,意指顺利通过)。这两名来自不同政治阵营的高官,在过去已向人民展示非比寻常的交情,除了勾肩搭背畅游檳城和合照,在光大玻璃走道的“十指紧扣”更是经典画面。

若是林冠英顾及私交而把大眾利益置诸一旁,未免令人感到失望。如今林冠英毫无火气也无意為民请命,檳州酒店业者看来也只能逆来顺受,向住客摊大手板多收两笔额外的收费,这犹如杀鹅取卵,高昂住宿开销将赶走游客,还说什么藉著旅游税提升旅游业?

行动党的立场同样让人出乎意料,砂沙行动党早前发表联合文告抨击东马部长只是做戏,并未在国会开声反对旅游税法案,而全国代主席陈国伟也同一腔调,指责东马12名内阁部长没有真正反对旅游税,如今才来推卸责任。

好声好气要求展延

砂州政府勇于带头反抗不合理的税务,勉强算是“将功赎罪”,行动党在情在理都该给予声援,施压中央取消或调整税率,而不是落井下石。如今希盟有檳雪两大繁荣州属的政权在手,若能配合“叛逆”的东马州政府,对中央政府将造成一定压力。

在政治策略上,行动党有意无意偏帮中央政府来打击东马国阵,看在东马子民的眼裡,岂非加剧了行动党被指“西马政党”的印象?

在以往,人民也许会看到行动党带头抗议旅游税,并悍然冲撞体制宣布退出大马旅游局。但如今却是国阵的州政府这么做,而行动党却像他们曾百般嘲讽的马华和民政党為中央解围,好声好气要求部长展延落实和保证回馈税款。

还未入主布城,火箭便换了一个模样,还真教人看不惯。

摘录自 中国报/戴志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