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捍华违诺未安置就拆餐馆 火箭网兵护主疯狂污篾业者

(真相网/程义)丹绒士拔情人桥从修桥变填海,再演变成州政府收回土地大兴土木,以致两间历史悠久的华人海鲜餐馆遭拆除。业者和一夜间失业的30馀名员工手停口停,他们痛斥行动党雪州行政议员欧阳华没有兑现诺言安置餐馆,但是,火箭网兵纷纷在网络上抨击及污蔑业者是马华党员和“反政府”,令业者深感心酸心寒。

餐馆发言人李丽欣哭诉,她根本没有加入任何政党,而且一直是行动党支持者,非常崇拜火箭强人林吉祥。她没想到的是,支持“ubah丶bersih”(换政府,乾净选举)的下场是老店不见了,还被火箭网兵侮辱和污蔑她及家人的人格。
分别拥有40年历史的丹绒士拔情人桥餐馆和20年历史的海洋餐馆,营业多年来相安无事,并获得州政府发出营业执照和临时土地使用准证(TOL),并非像火箭网民所指的霸占政府地,而是合法经营辛苦找吃。
 
不幸的是,2013年年久失修的情人桥坍塌,伊党该区州议员莫哈末哈斯林和丹村村长戴河松前往巡视时失足坠海,虽没有闹出人命,却让州政府灵机一触,藉着修桥而逼走两家餐馆,以大肆发展。
重建情人桥工程耗资逾200万令吉,而且变成填海造地,直至今年才完工,让利益关系者从中捞得一大块肥肉,但当官者食髓知味,於2016年下令两家餐馆迁走,声称是要兴建停车场,後来又改口说是美食中心,总之又是一单有利可图的大工程。
欧阳捍华代表州政府与业者斡旋,只肯口头承诺让业者优先迁回重建後的地点营业,并会安排两块土地以让业者在工程期间继续做生意。可是,欧阳捍华始终不愿白字黑纸给予保证,也没有出示任何临时土地的文件,教业者如何放心迁走?
 
餐馆的老业主於去年10月份因收到拆除的通知信时不幸中风,这一年来,接手的儿子李俊祥为保住公公留下来的祖业,被逼花费了15万令吉的律师费及庭费与州政府打官司,最终还是失败,但仍决定申请上诉和检讨。
6月1日凌晨12时至3时,政府官员在未发出通知的情况下悄悄上门准备强拆,这是非常不合情理的做法,较後因受阻下而没有遭拆除。6月15日早上,当局再度秘密行事,也是没有发出任何通知信,把海鲜楼被夷为平地。
东主李俊祥当时激动过度,以火水淋身和企图自焚,再以玻璃瓶击头,惟仍然保卫不了祖业,令他不禁泪洒医院。
他希望欧阳捍华能够清楚交代3个事项,即(一)是否会履行当初的承诺,那2片地到底在那里?是否曾承诺过?(二)出示2片地的合法文件,同时,出示拆除海鲜楼的通知书等;(三)说明拆除海鲜楼的目的是什麽?
李俊祥的小姑李丽欣说,自从当局展开强硬行动,家人在这段时间受尽煎熬,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老店最终不保,还要被行动党支持者在网络上抨击及污蔑海鲜楼。
她声明,她只是一名商人,何必去和政治人物有冲突,对她根本没有好处。事实上,她没有加入任何的政党,不是行动党也不是马华,但当初她是把票投给反对党,而且非常崇拜林吉祥,没有料到今日不单没有获得行动党帮忙,反而污蔑她是马华的人。
2间餐馆共计有30名员工,因为餐馆被拆除而失去饭碗,皆因欧阳捍华没有兑现当初口头承诺协助安顿餐馆。李丽欣提醒所有沿海餐馆华商,在有了这一次的餐馆被强行拆除的先例,难保其他餐馆不会重演类似遭遇。
雪州滨海一带拥有许多靠海岸的华裔海鲜餐馆,他们无不对此次发生餐馆被强行拆除事件感到担心和恐慌,深怕步上被拆除的後尘。
此事引起民间极大反弹,行动党见势不妙,立即网上发动攻击餐馆业者的行动,制图污篾在事发後哭骂欧阳捍华的李丽欣,大批“红豆兵”以恶毒言词辱骂业者和家人,指他们是马华党员丶 霸占了政府地几十年还不够丶没道德的餐馆丶“谁叫你笨蛋相信卖华活该”等。
餐馆业者要与州政府打官司,不可能找有利益关系和冲突的行动党籍律师,只有马华肯协助进行法律行动,可是,红豆兵就把曾经支持行动党的华人餐馆业者列为政敌,百般污篾。
就如《光明日报》的槟州记者王萌翔入禀法庭起诉槟州首长林冠英,後者反指记者既然找国阵背景的律师处理,这事件就已“一目了然”。难道行动党有哪一位律师议员敢接下这起官司并保证公正处理?
行动党就是这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霸道作风,升斗小民只许挨打丶不准还手,否则就是汉奸走狗。
2 Attachments